网站首页 >> 鄱阳新闻 >> 鄱阳县情 >> 鄱阳概述 >> 正文

古朴的老街(图)

来源:    2015/4/30 5:18:52     浏览次数:0

    鄱阳在线讯(胡学铭)这条老街位于古老的鄱阳县城,年头久远,历经沧桑,但并不是常见的那种江南水乡或者是徽派的古街,它不是旅游景点,只是一处洗尽铅华的普通居民街,有着窄窄的腰围,长长的身影,还有日渐颓唐的境况。
  老街给了我一个准确的出生地址,却没有留我长住。每每因事偶尔穿行往来其间,都像是经过自家厅堂一般亲切而熟悉,这亲切与熟悉只有零星来自孩童时候的记忆碎片,更多却是经年沉积下来的怀旧情感所酝酿而出的一种自欺。长大后的自己何尝真正停下过奔行的脚步,好生打量一番这途经的老街,读读它的春容秋颜,听听它的生活慨叹。
  久而久之,咫尺也会淡漠成天涯,余光逐渐消褪成盲点,我开始憎恨自己如同路人一般的行径。去看看老街吧,有时途经之处要比终点更不应错过。找个机缘踏回离自己身心最近的古朴家园,去寻找曾经遗失以及将来未知的梦……


    梦的开始,大多缘于一次孤独的行走。而我在老街行走的起程,却是于那天张王庙庙会的闹热之中。从筷子巷到张王庙,几乎就是老街的最东头,这一带居民的门牌上都清晰的写着“解放街”。
  解放街,这个刻有时代痕迹的名称并不古朴,但也不时尚。解放之前叫直街,更早或是叫旧城正街,可见这就是一处普通百姓聚居的生活长街,从未有过刻意的美化和典故的渲染,或许这街才存在得如此真实,鲜活得如此长久。
  宽阔的柏油马路上车来车往、红绿灯闪烁已经成为眼中的日常,陡然面对古朴的老街,我一时纠结于该如何调整审美时差,如何鼓足必要的底蕴,否则我的擅入就会被古朴所讥笑,会沦落为又一次路过。
  情感与理智都让我固执地坚信,这条老街是县城唯一还保存着曾经饶州府生活气韵的地方。是因为那古旧而沧桑的容颜,是因为代代相传的生活气质,最为紧要的是这里的长街、房舍与生活从未分离与中断,形神俱在。它就是这样一直呼吸在生活中,所以那原汁原味的气韵一定就传承在它近六华里修长身躯的每一处细节里。
  行走在五米宽逼仄的街上,两边是紧邻成排的木石结构老房子,住宅要比商铺多,沧桑要比炊烟浓,曾今的繁华早已不在。最占眼球的是临街一块块古旧的木门板,如同以生活为主题的画廊一路展览过去,它们的深浅和斑驳在诉说着年华过往,还有曾经的士农工商。普通人家的宽度大都只有三、四米左右,仿佛就是最早人们制定的对物质生活欲望的限度,行走在这样的街面上,闻不到贪婪的味道。阔绰一点的是太和春、太平春等商店铺面,这些至今依然能看到的老店牌匾,还有一些加工木器、铁器、竹器和秤杆等日常用具的作坊小摊,都是街上宝贵的文化符号,我一路用目光轻抚,用心敬重,也用怀旧的思绪臆想。
  偶尔会有几间并不高大的后改建的砖瓦楼房夹杂其间,偶尔有的房子却已经由古朴变成了破败。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还有不少老房子的二楼仍可以看到很完整的雕花窗台,弯曲精致的旧木栏杆如同老街俏丽的刘海或眉梢,遗留着几分江南水乡的隽秀与灵动。可是,越是这样古旧的房子,已经越少有人居住,尘封已久、人去楼空是老街最惧怕的梦魇,哪怕稀疏倚靠几辆大板车在门旁,一群孩童在门口嬉闹,也能增添一丝生活的暖意。
    下午,沿街难得碰到熟面孔,仅有少数行人和黄包车往来。于是叩开临街一位友人的家门,听听久违的拉动木头门栓和两扇木门吱呀呀打开的声音,在主人热忱的方言土语中寻觅饶州的故腔余韵,清茶飘香,心绪渐暖,屋顶明瓦透下的阳光斜照在厅堂与天井中,也重温在自己的脸上与梦中。走入这活生生的古朴中,时光如此迷离不清,真不知道是应该赞叹还是错愕,亦或是伤怀。从主人口中得知,在街上不少类似的老房子里,其实已经进行了很现代的室内装修,所以现在街上的房子一成不变的有之,旧瓶装新酒的有之,更新换代的亦有之,整条街的建筑风格和生活风味都在悄然的蜕变中。相信这种变化从老街伫立之初即已开始,千百年从未停歇。
  还有一样物件的离开也改变了老街的容颜,成为了许多人心头的憾事,那就是古朴的青石板路。当各地旅游景区都在为仿古街新砌上整齐的青石板路的时候,我们却因为生活中的逻辑混乱,将老街上所有的青石板一块块敲掉,铺上并不能长久的水泥制品。一眼望去,长长而依旧坎坷的水泥路面,虽在尴尬中负累,但永远配不上高古深邃的老街。
  如果说漫漫长街是这条街居民生活的主动脉,那沿街两边40余条横穿其间的巷弄就是深深扎根于生活的毛细血管,晒谷巷、夹积巷、华光巷、李家巷、瓷器巷、下棚巷、大龙桥、小龙桥……老百姓最平凡的家长里短、喜怒哀乐每天都在密密麻麻上演,雨巷丁香也好,深巷杏花也好,每个人都有自己梦中的诗意,都是自己生活的主角。
  没走进过窄到极限的巷子,就没有老街生活的发言权。迈过新桥,拐进幽深的桑家巷,静静的一瞥自己的出生之处,房屋依旧,大门半掩,一辆崭新的电动车停放在院落里。我记下了这样的场景,却无法对应上小时候从明瓦透下的梦。我也没有敲门求入,因为自己久已不是这街上的人,只怕再也难以走进这里的生活深处。生命,有时候既不算过客,也不是归人。
  在巷子的深处,藏着更多的不变,不少古老房屋仍疲惫运转,很多老人的生活许久没有变样。而街上的年轻人既向往着探索外面的世界,却又被自己的家园和传统系在原处,彷徨与等待中,新的转机正在孕育。
    变与不变之中,一定包含着生活的真理,我不能臆测其中的积极和消极。就像当初的街道与房屋只为生活而存在,只为安居而建造,不是作秀,更不为牟利。人们相依为邻,对面而居,街因为有了起居房舍而不再仅仅是一条路,路因为有了街坊邻里而成为了一条街,喧闹繁华散发着街巷的活力,人声鼎沸道出了人间的幸福。
  不可否认的是,随着城市新区发展脚步的加快,老街的步伐早已滞重。徘徊其间的我,既不忍心看到它就这样老去,也不期盼翻天覆地马上到来。因为如果脱离物质生活的幸福妄谈文明的厚度,就是对文明的玷污;如果将物质生活的幸福贪婪建在文明的废墟上,更是对幸福的无知。这种矛盾的真实存在,让行走者的行走与思索没有答案。 
  老街在我最完美的想象中,就如同一幅《清明上河图》,有着繁华的街市人流,浓郁的市井风情,还有精彩的民俗,加上饶河与东湖的衬演,一切都那么古风熠熠,生动鲜活。巧的很,《清明上河图》在进入都城汴京后便草草结束了画卷,当我行至老街的西端也终因一条崭新宽敞的商业大道而戛然而止。
  新的变化总会出现在下一步,出现在明天,我不懂得预测明天,却只想在今天把梦沉淀成型,整理入心,去等待生活的物竞天择。(责编 喻细水) 

热门资讯

+更多

资讯排行

+更多
赣剧表演艺术家胡瑞华:饶河声腔第一家(组图)
鄱阳在线讯(蒋良善)提起赣剧最有代表性和开拓性的艺术家,一定会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江西省外的朋友首先想到是潘凤霞——因为她主演的赣剧电影《还魂记…[详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作风问题举报  投诉举报  联系我们  付款方式  保护隐私权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投稿方式  版权声明  关于我们

中共鄱阳县委宣传部 中共鄱阳县委外宣办 鄱阳县政府新闻办 主办
电话: 0793-6273333 县委新闻报道组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技术支持: QQ: 鄱阳在线网友群 鄱阳在线 版权所有

鄱阳在线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93-6273333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网站备案:赣ICP备10004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