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鄱阳新闻 >> 鄱湖文学 >> 文化快车 >> 正文

爷爷是抗日老兵

来源:    2015/8/24 9:36:03     作者:张向锋     浏览次数:0

前     言
   “大丈夫当以忠义立于天地之间,处处青山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旨在灭亡中国的全面侵华战争打响,鬼子所到之处是生灵涂炭,民不聊生。面对鬼子的嚣张气焰,凡中华有血性之男子,凡爱国之仁人志士无不愤起而拒之。
   “西充八百壮士”便是西蜀这片神圣土地上孕育的忠烈之士。1937年10月他们籍爱国之名,怀忠义之心,不问姓氏,不问年龄齐集一堂,开赴前线,保家卫国,开始用平凡的人生书写壮丽的诗篇。
身 世 浮 沉 雨 打 萍
    1915年10月13日,西充县关文镇燕子垭这个小山村深秋季节本会有些蕭条,然而由于喜庆,满山松柏也更显清葱。原来“八百壮士”之一的张金山(原名张庭全)在一个贫穷的农民夫妇家呱呱坠地了。
    爷爷在家排行老二,大哥叫张庭凯,所以取名张庭全(后来改名张金山)。旧时的中国男丁对于一个农民家庭有着不同的意义,是一个家庭的精神和经济支柱。爷爷的出生无疑使这个贫穷的家庭多了一份希望,多了一份力量。
    然而世事难料,人生变幻无常。未及爷爷长大成人,父母便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双双离开人世。对于未成年的兄弟二人来说无疑如晴天霹雳,当头一棒。这意味着兄弟俩将孤苦伶仃,只能相依为命了。
    天无绝人之路幸得同一宗族的叔叔婶婶将兄弟二人拉扯大且让爷爷读得半年私塾,及18岁时开始学理发,三年后就可以独自给人理发营生了,也算学得一门好手艺。至此结束了从八岁始给人放牛种田的生涯。
    童年对爷爷而言是悲惨苦难的,但又是幸运的,因为作为孤儿能有依靠且学得一门好技能实属不易。故而爷爷倍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很努力。
    后来爷爷还时常跟父亲担及他的养父母,却从未谈到自己的生父母,估计就是感念他们的养育和培养之恩吧!
    儿时的磨难打击培养了爷爷坚强,坚韧,处事不惊的性格;儿时的经历更使爷爷正直,正义并多怀感恩之心。这种性格的养成对爷爷后来人生的影响是极大的。
铁 担 道 义
    天行大道有其矩,当纲赏乱,道义失时,必有铁肩担道义之志士,抛头颅,洒热血誓死捍卫之。
    30年代日帝国主义兴不义之兵侵我国土,破我家园攻城略地无恶不作。以刘湘为首的40万川军誓师出川,保家卫国,誓与江山共存亡。四川大地掀起一股抗日热潮。”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巾。”刘湘统帅的大军才出川便身染重病一命呜呼。自此川军被蒋介石分化到他的各嫡系部队或地方部队作战。
    西充一个地偏人少的川北小县,可是人民的抗日热情却高涨。爷爷张金山只读过半年私塾,但深明大义,毫不犹豫放下手中的理发剪,弃下相依多年的哥哥投身到抗日中来。
    1937年10(民国二十六年)秋风瑟瑟,然而身着单薄破烂,枪械简陋的“西充八百壮士”门未觉丝毫赛意。打着绑腿,穿着草鞋,几千公里走出川来。
    说到爷爷的步行能力,一位曾和你同行理发的老者,几年前还回忆:你爷爷太能走了,那时我还年轻,一次,我们俩走到景德镇去找人磨理发剪。他打着绑腿走在前头,我跟着在后边跑,怎么都追不上他。一两百里的路程,他一天就走到了。在回忆中依然表现出一种惊叹!
    按爷爷的讲述及个人简历记载,他出川后首先来到河南,在河南参加过大小战斗不下几十次。战争是非常惨烈的,时时都看到战友或敌人倒在泊之中,一个生命就此结束了。但爷爷是幸运的,身经数战却只有一次被敌军打中左肩。爷爷不大言语却很睿智,关于战争的很多细节他从不对人提及,这许才是一位真正的大丈夫,但对于我们却有许多珍贵的资料无从考证。
    1940年前后即民国二十九年,爷爷所在部队转战江西,分别在九江,湖口,南昌景德镇,鄱阳等地与日军周旋,”西充八百壮士”的“锤子兵”称号就是在这些地方的各大小战役中打出来的。
    九江有一有名的旅游景点叫“龙宫洞”,据说是当年日本鬼子挖的地洞,吃败仗后的藏身之所。解放后被人发现,才开发出来作为景点供人浏览。当然这是否属实也无从考证,只是口传而以。
    听父亲说,一次,我军与敌军在一小山村展开激战,此战对双方而言都关系重大,所以的兵力也非常多。诠也不肯相让,双方进行拉锯战,结过一昼夜的恶战,官兵都精疲国尽。最后敌我部队全部打散了,爷爷落单了,在回撤过程中,突然听到丛林里窸窣作响,开始还以为有野兽,但定睛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是一小撮日军,于是爷爷躲在树后仔细一数刚好八个,决定将这几个鬼子打掉,子弹上膛,瞄准,开枪射击,一枪一个,一个不少全被击毙。大概枪声惊动了别处的鬼子,一时间不远处响起了机关枪连续扫射之声。爷爷飞也似的跑开了。爸爸讲到这个故事时总是眉飞色舞,估计这是爷爷这么多年来在战争中作为单兵作战所取得的最好战绩。
    一次湖口战役中,敌我双方隔江对峙,两军都难以进攻。突然天空中响起飞机的轰鸣声。原来日军发现难以进兵所以派出了战斗机,一时间我军战豪周围响起了炮弹的爆炸声,响声振天弹片横飞。一个弹片恰巧从爷爷屁股上擦过,屁股被削掉一大块血流不止。如果弹片再打正一点,非死即残。战友们见状急忙将他抬进了防空洞。许是天可怜见才得幸免!
    战争对所有人而言都是无情而残酷的,贫穷 ,疾病,死亡再所难免。由于连年征战沙场四处奔波,风餐露宿,衣单被薄,衣不果体,食不果腹。爷爷终于病倒了,当时医疗条件极差,后方补给又不足(蒋介石对川军有偏见,认为川军是杂牌军,不是他的嫡系部队,有借日军消耗川军之意,所以军用物资供给总是借故不予)昏迷过去三四天都不见醒来,战友们都以为爷爷已经死了。所以含泪为他买来了棺木,正打算将其装进棺材埋了。这是上司出现了,他仔细观察爷爷的脸色和体肤,发现并没有死色,故而让同志们暂时别装进棺木。过了一晚上,爷爷居然奇迹般的醒了过来,看发现身边摆放着棺材觉得非常诧异,听到兄弟们说了原由才恍然大悟。“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还”,然而爷爷是幸运儿。
人 逢 喜 事 精 神 爽
    南方的春天是多彩而迷人的季节,满山的杜鹃今年开得更艳,似乎预示着喜庆。
    爷爷所在的部队147师,148师驻扎在与九江毗邻的都昌县十方村一带。奶奶彭金娣就出生在这儿,奶奶1919年8月生人,在三兄妹中排行老大,虽谈不上美貌如花到也出落得端庄秀丽,贤淑大方。
    战时爷爷随军作战,闲暇时便给土兵和周边的村民们理发。爷爷和奶奶就是这样相识并相爱的。奶奶的母亲见爷爷相貌不差,体格健壮,又有一技之长也就默认了。但部队是不允许结婚的,所以婚事只能暂时放在一边。俩人为了能在一起,奶奶也参加到部队里来做后勤工作。
    1943年爷爷随147.148年转移到鄱阳县侯家岗乡新村。因为此时日军正向鄱阳县石门街镇发动猛攻,已经对石门镇轰炸多日了。石门街与侯家岗乡新村只一河之隔都是江西鄱阳的北大门,如果这两个地方失守,日军将打开安徽与江西的通道,所以部队来此拒敌以避免日寇连成一片。
    鬼子连续轰炸石门镇,石门街被炸成一片废墟。眼见鬼子就要过桥向侯家岗新村方向进军了。没想到的是连接两地的桥被他们自己给炸毁了。
    一方面,日军战线拉的太长物资军备兵源供给不足;另一方面,他们在太平洋战场节节败退无暇顾及中国内地的战争,因此鬼子就放弃了渡河向侯家岗鄱阳方向进军的计划。
    于是爷爷所在部队就地解散当了农民,爷爷的战争生涯也就此结束了。
一 抔 黄 土 葬 忠 魂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易老,覆水难收。转眼时光已逝20年过去了。
    因为爷爷在战争中负伤过多,又过于劳累,从而失去劳动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爷爷奶奶一直被贫穷緾绕着。直到1968年爷爷身体每况愈下,都未能回过老家。这时的爷爷越发思念家乡及亲人,可是他明白自己民经回不了家了,于是拉着爸爸的手说:“孩子,我不行了,你一定要回家看看”。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那一年父亲才12岁,然而这句遗言却在他幼小的心灵里深深的扎了根。
魂 归 故 里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自我记事起,爸爸时常在我耳边唠叨的话就是:你爷爷说我们老家在遥远的山那边,距离这儿有好几千里,得走很久很久。
    爸爸一直很努力的工作,他懂得爷爷的意思。多年后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是怎样才能找到山那边的家和亲人呢?爷爷生前曾和老家有过一次书信来往,可是由于那边来信字迹太潦草,不能分辨详细地址,只认得个“燕子垭”。
    没办法,只得在“西充麻辣论坛”上发帖子求助,在众多好心人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大爷爷张庭凯之子张永华,及其他亲人。
2014年8月,父亲我及妹妹终于回到了四川久违的家,爷爷终算魂归故里。

             

热门资讯

+更多

资讯排行

+更多
【美文】母亲
母亲 —敬以此文献给我的母亲 屈承海      母亲今年87岁了,还算康健,还能为我洗菜、洗碗,自己洗自己的衣服,只要自己能做的事都尽量自己做,都不会去麻…[详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作风问题举报  投诉举报  联系我们  付款方式  保护隐私权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投稿方式  版权声明  关于我们

中共鄱阳县委宣传部 中共鄱阳县委外宣办 鄱阳县政府新闻办 主办
电话: 0793-6273333 县委新闻报道组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技术支持: QQ: 鄱阳在线网友群 鄱阳在线 版权所有

鄱阳在线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93-6273333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网站备案:赣ICP备10004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