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鄱阳新闻 >> 鄱湖文学 >> 文化名人 >> 正文

无论我身在何方,心都永远朝着 “家”的方向

来源:    2016/3/22 14:55:03     浏览次数:0

  • 1/6

  • 2/6

  • 3/6

  • 4/6

  • 5/6

  • 6/6

 (文/图 程稳元)我的老家是鄱阳县饶丰镇马家村,这里气候宜人、物产丰富、村民们都很友好、好客。当时算是个比较大的村落,村西山有口程根元井,井水清澈甘甜,干旱之年亦不断水。当时村里还流传这这样的一个说法,说是谁喝了此井水,跪在井边发誓许愿,誓誓得验,愿愿得灵。儿时的我当时信以为真,经常跑去喝井里的水许愿,现在想想倒也充满了童真。
  当时,家里生活非常苦,父母整日在田间劳作。每逢夏天干旱的时候,我都会跟着去田间帮忙浇水,那时候母亲总是心疼我将唯一一顶草帽带在我的头上。烈日下空气都好似被烧灼了一样,透过被汗水打湿的眼缝中望去,如水波一般波动着。
 
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放牛、锄草、割禾,除了一些因为年纪小无法做的动的事情之外,几乎所有农活我都会干。上学后,每到周末和寒暑假,我就跑到田里帮父母亲做事,有一次在田埂休息的时候,父亲问我长大了想做什么?年幼的我默默的回了句,只要能够跳出农门,哪怕是在乡镇或者其他地方做一个普通工人也好,只要不用在太阳底下顶着烈日劳作就可以了。这时父亲拿着早已脏的不成样子的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汗,拍了拍我稚嫩的脑袋瓜说:行了,傻小子,别跟这添乱了,快点回家看书去吧!
 
这样,我就怀揣着这样一个梦想,读书的时候也相当发奋,别人一天读10小时书,我可能要读到12小时左右。1984年夏,我和那些复读生,包括在鄱阳中学和鄱阳一中的复读生一起参加高考,结果被当时的江西司法学校录取了,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一路小跑着回到家里报喜,看着父母喜极而泣的样子。除了高兴之外,不知道学费该怎么办的我一下子又高兴不起来。
  我家中一共有6个兄弟姐妹,我排行老幺。当时生活的负担已经是非常重了,加上还要供我读书,被录取的喜悦一下子被冲淡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太想读书了,决心坚持读下去!吃晚饭的时候,父亲突然问:”你能保证今后学这个有出息吗?能留在县城工作吗?我说只要你们让我继续读下去,我肯定能读出个名堂出来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父亲听罢不再做声,第二天叫来牛车,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终于凑齐了10元钱,总算交上了学费。那时候记得鄱阳开往南昌的客船是24角钱,要开一天一夜,我带着母亲准备的几个馒头和一壶白开水告别了父母,那天夜里船外冰冷的湖面夹着秋风透过船板的缝隙往舱内灌,冷飕飕的。看着母亲包好的馒头,我鼻子突然感到一阵发酸。忍着眼泪一口一口的吃进嘴里。
 
后来在学校读书的那些年,靠着每个学期的助学金和每个学期争取到的2次奖学金,我的生活基本上能够勉强维持。就这样,我毕业后来到了鄱阳县司法局从事行政工作,1986年到1989年期间,我跑遍了鄱阳的29个乡镇,那时候分配到法制宣传科的时候会经常到响水滩和莲花山、石门街等地搞普法检查,每次一呆基本上都是三天两夜。交通十分不便,来回也只有一班客车。这就是我想和大家谈的那种苦趣,但对我来说是苦中带趣,苦中带乐。住的也很简单,没有电视、电话,有的地方甚至连电灯都没有。那种生活拿到现在都是不可想象。但人们精神上很充实,人们的那种纯朴和不计较的心理已经渗透到了每一个地方,不说我们,包括下面的司法员和司法干警。对于工作都不太计较得失。都是很努力的在做事。记得那时候跟法宣科科长陈柏林到响水滩搞法制宣传的时候,可能一下子适应不了山路的崎岖和泥泞,加上他这个人又比较爱干净,走在路上挽起裤脚深一脚浅一脚的;我们几个就拿他开玩笑,说他这是花姑娘上轿——头一回,他一听马上就不乐意,马上大大咧咧的走到我们跟前:有什么好笑的,不过是山路没走习惯吗!说完大步朝前走去,比我们走的都快。结果回去的时候我们几个身上都搞的脏兮兮的,狼狈不堪。
  1990
年,我参加当时的全国律师资格统考顺利取得了律师资格证,开始了我的律师生涯,那时候我们都是手抄案卷。如果你要办个案子写个案卷什么的。不亚于现在写一篇短篇小说。当时为了取一个证据下去搞调查基本上出去都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声泥1991年,我和我的同事余正定律师去芦田乡洄源村找一个证人,当时他还在田间劳作,为了尽快和他交流便于收集到对当事人有利的证据,我们俩穿着皮鞋就走了下去,当时的皮鞋是花了我半个月工资买的,花了18块钱。上来后直接报废了,那时候可把我给心疼坏了。
 
记得那时候我们帮别人打赢了一场官司,有些人为了表示感谢经常从家里拿来点年粑、红薯、花生、鸡蛋什么的。家庭条件好点的还从家里抓只鸡拿点香油之类的送给我们。那段时间虽然很忙,但过得很充实。虽然物资匮乏,但总充满乐趣。平时到了单位放假回去的时候,从兜里掏出当时2块钱一包的大重九香烟拿出来分给村里的人,和他们聊聊工作中遇到的一些事情。那种气氛就像过年一样,令人值得回味。     
 
现在因为工作上的一些原因,我离开了工作了整整30年的司法局,放弃原有的编制。嘴上说没事其实都是安慰自己的,哪有人对自己工作了整整30年的地方说走就走的呢?可我还是得选择放弃!离别前有太多的话到最后却不知让我从何说起,索性坐下来写点什么吧,写点什么呢?思索了很久,那就以此文做一个表述或怀念吧。我想感谢司法局的各位领导以及分管领导,这么年来对我工作的关心与支持,感谢你们对我的帮助,我将永远铭记在心。法医鉴定中心的各位法医和公证处的各位同仁;还有局里的其他同事,我们都是好兄弟、好姊妹!虽然我现在已经离开了司法局,但不要因为离开而说再见,我们永远是一家人,大家今后要经常联系,工作不忙的时候互相多走走、多看看;有时间咱们可以约个时间一起出来聚聚。司法局是培养我成材的地方,她就像我的一样,要记得,无论我身在何方,心都永远朝着 “的方向。

 

热门资讯

+更多

资讯排行

+更多
鄱阳一中赋(骈文)
圣贤毕至,掌故一中。县城东隅有一湖,得名久矣曰东湖;东湖之东荐福山,山中有寺亦有碑。荐福寺,鄱阳千古名刹;荐福碑,大唐名家落毫。欧阳询,文物丛中遗墨宝;…[详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作风问题举报  投诉举报  联系我们  付款方式  保护隐私权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投稿方式  版权声明  关于我们

中共鄱阳县委宣传部 中共鄱阳县委外宣办 鄱阳县政府新闻办 主办
电话: 0793-6273333 县委新闻报道组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技术支持: QQ: 鄱阳在线网友群 鄱阳在线 版权所有

鄱阳在线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93-6273333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网站备案:赣ICP备10004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