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鄱阳新闻 >> 鄱湖文学 >> 文化快车 >> 正文

【美文】母亲

来源:    2017/5/17 10:22:34     浏览次数:0

母亲

—敬以此文献给我的母亲

屈承海

  

  母亲今年87岁了,还算康健,还能为我洗菜、洗碗,自己洗自己的衣服,只要自己能做的事都尽量自己做,都不会去麻烦我们子女。只是眼睛、耳朵大不如从前,在外面好多人叫她,买东西给她,有些都不知道是谁,回来告诉我,依照母亲说的特征我一般也能猜出一些,在此我还真感谢亲朋好友、好心人对我母亲的关心与照顾。

  母亲娘家曾被划为地主,但她却不像传说中的千金,割草、种田、挖藕等什么农活都做过。她现在还总讲她年少时候的事情,什么到八十亩栽田、桃花墩割草、西边湖挖藕等一些事,说起这些时,母亲仿佛又回到少女时代了。

  母亲1949年嫁给父亲,听长辈说,那时家里很穷,爷爷体弱多病,性格懦弱,父亲兄弟三个,他是老大,于是十八岁就挑起了这个家。本来那个动荡的时代物质就很缺乏,都贫穷,而父亲的家就更贫穷。一大家人就挤在一幢茅草屋里,长哥当父,父亲让叔叔先成了家。一个偶然的机会,父亲认识了母亲,外公与母亲看到父亲的诚实、勤劳、正直,母亲也就这样嫁给了贫穷的父亲。

  结婚后,大姐、二姐也相继出生,本来就贫穷的家真不知怎么哺养几个小孩,也不知是怎么过来的,我想那时不仅是父母辛苦,大姐二姐小时也一定受了不少苦。更值一提的是紧跟大姐二姐下面的还是一个女孩,叫鸭子,带到四岁时因为一场病而夭折。母亲现在还经常提起鸭子姐的一些事情,说她是一个很聪明伶俐的,说她那时候生病,父亲母亲为了省钱给她看病,每天抱着她走路往返将近一百里路到县城看病,因为那时医疗条件差,最后还是离开了人世。在此,为父母对孩子的这片真心道声谢谢,也希望鸭子姐姐在天之灵能永保母亲健健康康。 

  悲伤留在心里,生活还得继续。虽然痛失爱女,但生活逼得父母不能悲伤,不能倒下,还有几张嘴要吃饭,要生存。 

  紧接哥哥、三姐、四姐、五姐、六姐出生,还有我。听母亲说,当时怀我她已四十岁,父亲四十七了,父亲担心不能哺养长大,决定不要,但母亲坚决不同意,说不在乎再多一个,拉拉扯扯总会长大的,我也就这样来到了人间,没有喜悦,只有担心。在此更要感谢母亲让我来到世间,我也更要珍惜这一趟世间之旅,好好生活,努力工作。

  我兄弟姐妹八人,母亲的哺育之苦可想而知,尤其在那样物质贫乏的时代,在那样生活贫穷的家庭。记忆中纺棉车的嗡嗡声就是我的催眠曲,小时候,每天晚上总是伴着这嗡嗡声入眠或者被这嗡嗡声吵醒。似乎母亲的手从没停过,除了田地菜园的农活,还有一大家人的家务,还要每晚挤一点时间纺棉。后来不纺棉了,但这样不停手的习惯好像一直保留到了七十多岁,那时甚是惊奇,她怎么就有这么多干不完的事。

  记得上初中时,到离家大约四里的初中上学,因为有这一段路,学校的早读课又早,所以每天六点之前就要去上学。要在学校吃早饭和中饭,母亲怕我在学校吃不好,也为了省一点钱,每天都很早起来为我做点菜和饭带到学校吃(饭是母亲怕我上午肚子饿,用来早餐时和稀饭吃的,带的最多的菜是小鱼小虾,都是母亲和姐姐到河里用小罾抓的)。有一次我生病了,胃口不好,吃不下饭,母亲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五十多岁的母亲竟然晚上拿着火把到田野里抓了一些泥鳅、青蛙来给我吃。现在想起,依然香气扑鼻,感觉那就是我这么多年吃的最香最好的美味了。

  母亲是勤劳的,也是善良的。她不仅在口头上教育我们,更是用他实际行动来教育我们。记得我老屋后面是一个破旧的原来生产队放草木灰的小屋,那里经常会有一些智残的讨饭人过夜,那样的人经常是讨不到饭的,那个时候母亲总会省下自己的一口饭送给他(她)们。母亲说:不能让他们饿死,他们也是人。有一次,一个要饭的人到我家,我就去捧米,两手鼓鼓的,外面放了一些,其实里面是空空的给了要饭的。母亲回来我还自豪地与她说,那知母亲马上就骂了我,做人千万不要这样,一定要诚实诚信,尤其对一些可怜的人更要尊重。 

  母亲省吃俭用更是出了名的,不谈过去那个贫穷的年代,就是现在物质丰裕了,也依然如此。每当我们子女给她买衣服时她总是不肯,甚至还骂我们,说:“我的衣服多得很,又没破,穿又穿不完,你们钱多吧,我是不要的,你们拿去退掉”,有时还真犟不过她,不得不拿去退掉。是的,相对于那个“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时代,衣服是穿不破了。吃起饭菜来也是如此,每当我说把剩下的饭菜倒掉时,她是坚决不同意,一定会说:我就喜欢吃这个,又没坏。后来我就把一些我认为不能吃的东西偷偷倒掉,先斩后奏了,为这个事,我也是经常挨骂的。

  母亲的节俭虽然是出了名的,但只要东邻西舍有困难她都会尽自己的力伸出援助之手。前几年同村的一位大哥和我无意中说起一件事,他说他爸爸临时的遗言就是要他永世记得我父母的好,永世不能对不住我的一家。他告诉我:在那个时代(具体那一年不知道),他的父亲靠一点点鄱阳渔鼓的小杂艺在外面乞讨到了一些粮食,回来时硬是生生被生产队没收了,说他违反了生产队的纪律,耽误了生产队的生产。临过年时,又没野菜挖,家里已是断炊了,眼看一家人都要快被饿死,母亲在那年大年三十晚上偷偷的送了一斗米给他家,说起这个时,他的眼泪也忍不住冲了出来。后来我问母亲是否记得这事,母亲很淡然的说,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一个字,苦。

  母亲就是这样,只知道付出,只知道劳动,只知道助人;从不讲吃穿,从不讲享受,从不讲图报。她把她的所有都给了我们,都给了我们的下一代。

写于2017年母亲节

5月14日


热门资讯

+更多

资讯排行

+更多
【美文】母亲
母亲 —敬以此文献给我的母亲 屈承海      母亲今年87岁了,还算康健,还能为我洗菜、洗碗,自己洗自己的衣服,只要自己能做的事都尽量自己做,都不会去麻…[详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付款方式  保护隐私权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投稿方式  版权声明  关于我们

中共鄱阳县委宣传部 中共鄱阳县委外宣办 鄱阳县政府新闻办 主办
电话: 0793-6273333 县委新闻报道组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技术支持: QQ: 鄱阳在线网友群 鄱阳在线 版权所有

鄱阳在线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93-6273333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网站备案:赣ICP备10004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