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鄱阳新闻 >> 鄱湖文学 >> 文化快车 >> 正文

消失的乡村吆喝声

来源:    2017/5/19 17:36:58     浏览次数:0

消失的乡村吆喝声

刘明礼


    小时候虽生活在穷乡僻壤,却感受着最真实的人间烟火。尤其是那一声声独具韵味的乡村吆喝,不仅使冷寂的乡村多了一些生机,也给平淡的日子增添了一些情趣,更给我的童年带来了许多欢乐。

    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交通不方便,没有现代化的交通工具,也没有太多的产品,更见不到各种广告。那些手艺人、买卖人,或骑车或挑担,奔走在坑洼不平的乡村街巷,凭借响亮、悠长、独特的吆喝声招徕着顾客,更吸引着我们这些顽皮的孩子。

    “破铺拆(破烂布)烂套子(烂棉絮)换钢针”、“烂头发——换钢针——”。听到这吆喝,便知道村里来了推车的货郎。那时候人们手头紧巴,居家常用的零零碎碎,可以用破烂来换。针头线脑,锅碗瓢盆,木梳、篦子、雪花膏,小镜子、小胰子等日用品,几乎应有尽有。当然,让男孩子最感兴趣的,还是彩色泥哨、泥模子、做弹弓用的气门芯这类物件,常会背着大人把家里的废铜烂铁等拿出来换。有次,我看中了货郎车上一对彩泥鸽,很想得到,便偷偷起掉了母亲陪嫁格子柜上的铜吊坠。后来被母亲发现,为此我屁股上饱尝了父亲一顿掌掴。

    能直接换的东西,还有香油、豆腐等吃食。有道是“吃惯了的嘴,跑溜了的腿。”虽然卖香油的不止一个,可我们村的人似乎只认邻村那个老胡,说他卖的油没掺和,不给小份量。老胡约摸有50来岁,短脖子,光脑袋,矮胖矮胖,叫卖的声音却很响亮。他骑着一个大水管车子,车架上挂着一个铁丝筐,装着一只不大的油筒,上面搭条油乎乎的布口袋。进村就是一嗓:“打香油吃来啵——,芝——麻——换香油——”把车子往街心大槐树上一靠,又是一嗓,然后就叨起烟袋和人们聊开了大天。时间长了,村里人便称他为“油胡”。他3天不来,村里人就得念叨:“油胡这家伙怎么回事,这么多天没来?”再来了难免要挨几句数落。

    村当中的大槐树下似乎成了买卖人的固定场所,磨刀的老头来了也会奔那。那个磨刀老头很有意思,他肩上扛着条长板凳,悠悠闲闲地走进村来,走上几步便拉着长音吆喝一句:“磨剪子嘞——戗——菜——刀—— ”一吆喝,他脖子上的青筋都能看得清清楚楚,那末尾的“刀”字,似乎能飘出去很远很远,能在空中停留半天。他来到大槐树下,不及放下板凳,就有村民拿着菜刀、剪子等着他来给拾掇。不管有多少人等着,他总是不慌不忙,把每把刀剪给磨得锃明瓦亮。

     一年到头,村子里各种吆喝声不断。一会这个喊劁——猪——吼,一会那个叫“鸭子鸡的卖呦”、“钜盆钜碗钜大缸”……把小小村庄渲染地生气盎然。不管做什么买卖的,我们这帮孩子都要围着看热闹,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学着吆喝,不时发出嘻嘻哈哈的笑声。

    如今,好多传统的营生已成为过去,曾经走村串巷的手艺人、买卖家不见了踪影。那热热闹闹的场景也仿佛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乡村再也难以听到各种吆喝声。然而,那韵味悠长的乡村吆喝,那给我童年带来无尽欢乐的乡村元素,却时常在我的耳畔回荡、在我脑海里回萦……

热门资讯

+更多

资讯排行

+更多
【美文】母亲
母亲 —敬以此文献给我的母亲 屈承海      母亲今年87岁了,还算康健,还能为我洗菜、洗碗,自己洗自己的衣服,只要自己能做的事都尽量自己做,都不会去麻…[详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投诉举报  联系我们  付款方式  保护隐私权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投稿方式  版权声明  关于我们

中共鄱阳县委宣传部 中共鄱阳县委外宣办 鄱阳县政府新闻办 主办
电话: 0793-6273333 县委新闻报道组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技术支持: QQ: 鄱阳在线网友群 鄱阳在线 版权所有

鄱阳在线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93-6273333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网站备案:赣ICP备10004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