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鄱阳新闻 >> 鄱湖文学 >> 正文

行走在废墟深处

来源:鄱阳报    2017/11/17 10:46:49     浏览次数:0

􀳂  王斌惠  在一日比一日更深的秋里,我会突然听到整栋楼轰然倒塌的巨大声响。心会随着那声巨响一下子跳到嗓子眼儿。不管是枝干遒劲的老树,还是低矮柔弱的花朵,连同那些猖狂了一夏、已显疲态的草儿,都被震醒了,簌簌地发抖。接着,是尘土飞扬,如一场漫天的细雪,越积越厚。不一会儿功夫,这如席的雪,便把整个世界匀匀地铺满了。
  一次、两次,更多次之后,我变得淡然了。依然静静地待着,做事、看书、喝茶。偶尔起身朝窗外望一望,想看看楼宇是如何在顷刻间夷为平地,看看繁华又是怎样在废墟之上被重建起。
  得空,轻轻走进那片残垣之地,体会一种侘寂之美。
  大片的废墟之上,从来都是鸟儿与流浪狗的天堂。成群的鸟儿在朽木与碎石间起起落落,啄食嬉戏。狗,就那么冷冷地守着、看着,胡乱地撕扯着什么。
  巷子里的人们都已经搬走了,门洞开着。贴着喜字的大红灯笼褪成了粉色,破了一角,灌满了风。挂在绿树上的白色鸟笼空荡荡的,那鸟儿和养鸟的人家,早已不知去向。不变的是门前自生自落的花朵,依然开着、败着、攀爬着,不舍昼夜,不为你我。
  再往后,是一座圣女堂,据说是当年数一数二的好房子。在似水的光阴里,如今也苍老得厉害。
  顺着她木质的旋梯轻轻爬上三楼,一屋子的蝙蝠被惊扰,扑翅乱飞。正午时分,有一束光顺着玻璃瓦打下来,跟着那束光尘再往前走,我看见了一方雕花的窗,窗外是明艳、饱和的红、绿、黄、蓝……窗内是历史的尘埃,经不住轻轻一踩。
  下得楼来,见院内棕榈树下有一口老井,井沿刻下的是岁月拂拭不了的美丽花纹。井口被蜘蛛网覆盖了半边儿,另一角正好映照出棕榈树的叶和叶子背后湛蓝的天以及天上来来往往的流云。
  虽然我一探再探,但是我对废墟没有情结,我只是恰好身处废墟之间。就好像季节轮转,我们来到了秋天。那就赏秋啊!“莲叶何田田”固然让人欢喜,留残荷待他日听雨又何尝不是一种境界?如果我们接受了自然的生死循环,懂得在不完美中去发现美,就会明白废墟与繁华不该是比对的关系。他们是前后、是左右、是上下,也是表里。
  秋意似春潮,没有谁比谁更美。


热门资讯

+更多

资讯排行

+更多
【美文】母亲
母亲 —敬以此文献给我的母亲 屈承海      母亲今年87岁了,还算康健,还能为我洗菜、洗碗,自己洗自己的衣服,只要自己能做的事都尽量自己做,都不会去麻…[详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付款方式  保护隐私权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投稿方式  版权声明  关于我们

中共鄱阳县委宣传部 中共鄱阳县委外宣办 鄱阳县政府新闻办 主办
电话: 0793-6273333 县委新闻报道组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技术支持: QQ: 鄱阳在线网友群 鄱阳在线 版权所有

鄱阳在线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93-6273333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网站备案:赣ICP备10004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