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鄱阳新闻 >> 鄱湖文学 >> 正文

湛蓝 | 芽庄,脚步丈量过的小城

来源:    2018/9/1 8:49:19     作者:邹小珊     浏览次数:0

One。漫不经心地抵达


  困倦至极,竟然能在飞机上睡着。是在广播的声音里醒来的,透过机舱,见天际漆黑,俯瞰,灯火萤萤,弯弯曲曲如星盏。仔细端详,其走势是灯火与海在缠绕。黎明未开的大海,比夜还黑,突然想到烟花坠入大海的寂寞。

  机场毗邻金兰湾。飞机在熹微的晨光中掠过海面徐徐着陆,机翼扇动的气流像飓风刮过海面,惊起的浪涛宛若千堆雪,壮观。也让人感受到自然界风、水这样的无形力量的强劲,肉身之虚无,生命之脆弱,不言而喻。


Two。机场的无奈


  我与同事的女儿排队等候办理落地签,同事去找公司签证负责人,几分钟后过来与我们会合。把入境申请表、两寸证件照和10元人民币小费夹在护照里给签证官。签证官的服饰跟中国的军装颜色和版型基本一样,这打着历史的烙印。记得,三年前去芽庄,见到一种有着同样烙印的烟草。据导游介绍,是当年毛先生接见胡志明先生时吸的烟草,后来北越将这种烟草做成了一个品牌。签证官能讲汉语,轮到我办理的时候,他问照片,我指了指护照,他翻看护照,核对护照与真身的时候对我说:别看手机,看我。

  我想笑,但没有。落地签很快,一两分钟打印出来就妥了。

  不成想,海关安检的时候,同事的皮箱被盯上了,被请进去检查。几分钟后同事出来拿包,她唇角有意味深长的笑。

  一会儿,推着皮箱背着包出来。问她什么原因,她说香烟。

  我觉得疑问更大,香烟在单独的袋子里,从安检带上传输出来后没有被拦截,正在我手上,没被扣,为啥扣箱子?

  同事说:“开始说香烟带多了,我解释说我们三个人两条没超出标准(糊弄不了,懂海关政策。这是实话,超标的话在成都就被拦截了)。后来就让我打开箱子,说东西带多了,我就明白了。不想过多纠缠,于是缴了一百元人民币罚款走人。”

  出了海关,公司翻译举着浪漫芽庄的牌子,接到我们的时候,给我们三人各一张越南流量卡,我们一边换卡一边等待其他的游客前来报到。导游迟迟不吆喝游客上车,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问他原因,他说人没到齐。去打听,才知道另外两名游客遇到同样的尴尬,只是她们没我们家行政经理头脑活络,才被扣留那么久。导游从得知消息到翻译把客人接出关,仅花了几分钟时间。

  从机场到酒店,导游在一路上给游客讲解各种注意事项,特别强调安全问题,另外就是入乡随俗尊重别人的习惯,这是一个服务付费的国度,这让我想起办签证时给的小费,印证了他说的话。




Three。 不像旅行,但真的在行走


  旅游车停在酒店,大海就在眼前。

  站在海边,白日的海水,如一面深蓝色的明镜,阳光下蓝得深邃迷人,见着就想停下来。夜航,即便是头等舱,到底不是睡榻,没办法安眠,困倦袭来,只想回酒店补觉。

  芽庄,庆和省的省会,一座海岸线很长的小城。按理说,频临海港,大多繁华。但整座芽庄城似乎没有繁华和时尚的元素,跟二三十年前的中国差不多,到处都小街小巷,建筑绝大多数简陋凌乱。同事把我领到房间,公寓酒店,一卧一厅一厨一卫一阳台,单身公寓的感觉,也许是出门在外,小城的酒店紧张,深感一个人住有些浪费。

  拉开厚厚的窗帘,上午的阳光穿过白色纱帘落在地上床上,时光清晰而干净,与窗外满街跑得风快的摩托车、乱糟糟横行的电线相较,恍若隔世。困意并没因环境带来的视觉冲击而消失,洗浴之后,只想狠狠睡个饱觉。

  醒来已是午后,去楼下找酒店前台客服上来给我连通网络后,告知同事我要去公司。同事说已备了简餐,去公司将就吃了点。然后开了一个小会,在不同语种的环境下工作已经不是第一次,也许是环境轻松,工作半天也不觉得累。

  傍晚,站在公司阳台上,夕阳隐去最后一缕光芒,街头路灯发出浅浅的黄晕。摩托车风一样来来去去,几乎每一辆摩托车上都载着三四个人,虽然热浪袭人,但他们都带着口罩穿着外套。黑色的电线横七竖八交叉,像在编织一张无名的网。咖啡小馆、烧烤店、茶吧,无一例外的门庭窄小,外观呈现热带风情,满街都是,一派市井,可见休闲之气。一天,不论何时,天空瓦蓝瓦蓝,跟海水一样,看着天空和大海,炎热中能让心绪变得安宁。

  下班后,与同事步行去公司投资的中餐厅用晚餐。穿暗红制服的侍应生送来啤酒杯装的茶水,琥珀色的液体,像啤酒。浅酌,没有明显的气息,咽时有淡淡的咖啡味,确定是茶。问同事,她说是龙山茶。

对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从他与同事聊天中知道是餐厅的合伙人。菜上齐,漫不经心吃饭,听他人与同事聊旅行与购物,聊着聊着成了文玩的话题。一同事说该上店里压箱底的私房菜了,他起身去厨房,随后端出一碗泡菜,熟悉的人都抢着往自己盘子里狠狠夹一筷子当存货,也招呼我。我夹了一筷子尝,盐分控制得极好,不咸不淡,脆而带着适度的酸甜,又不是单纯的酸辣咸,真是泡菜中的上品。想必出自国内厨师之手,虽无言,心里暗暗称道,同时涌起淡淡的伤感。出发前,问同事需要捎带什么,她们说泡菜,用来续命。远离祖国,年轻人适应能力强,却也没能习惯异国的口味,泡菜成了承载乡愁的渡舟。

  餐后,同事与我一起去海边。虽然与人多次描摹过夜晚在海边听涛的憧憬,但却一直未曾如愿。反而是不在计划中时,这一幕如同上苍额外的眷顾。夜晚的海滩,远处珍珠岛摩天轮巨大的转盘如从海面升起来的。哈瓦那海边有芽庄的地标建筑沉香塔,是夜,竟少有的不拥挤。打着赤脚,走过带着阳光余温的松软沙滩走向大海,一路踏着浪前行,风裹挟着海水的湿润与清凉,海浪不断扑上沙滩,湿了洁白的裙裾。潮汐一波一波涌起,又一波一波退去,像在呢喃,周而复始。陌生的小孩在每一次潮起的时候发出惊叫,慌忙撤退,那声音里有刺激带来的欢快。成人,有秀着拍照的,有默默踏浪的,还有情侣,都在与海的亲密接触中释放着应有尽有的心情……



  从海滩回酒店,途经一夜市。灯光璀璨,商品琳琅。不种肤色不种语种的人,彼此路过,陌生的依旧陌生,孤单的重复孤单,人间的街市呵,很是市井很是散漫。第二次到芽庄这座小城,上次是度假,感受到的是景区和饭店服务性质的层面。此时此刻,我似乎触及到另一种真实,走进了这个贫困、落后国家民众的生活中。

  穿过夜市,我们去买鲜榨的果汁。大堆大堆的新鲜水果,招牌上有标价,可以两种水果混搭,价格很公道,1万~两万盾不等。我们买了两杯牛油果和芒果混搭,花了三万盾。穿着纯白色的长裙,在那里等着榨果汁,我不停地来回走动,害怕蚊虫咬我。飞机降落的时候,导游警告过注意别被蚊虫咬,会传染登革热。店里的陈设非常粗陋,从环境条件上讲,在自己的城市决计不会光顾这样破败不堪的小店。他们不包裹、不隐蔽,乡村一样质朴。小本经营,不赚装潢浮夸产生的费用,足见真实。屋子里,人都打着赤脚,店门外一堆各式各样的拖鞋,几个小小孩穿了拖鞋拿着零食出去玩,看着爸爸妈妈在打包果汁时,大点的女孩上去搭一把手,这小小的举动落进我的眼里,有别样的温馨。越南女人切开牛油果和芒果,把果肉放进果汁机,加少许水,再加炼乳、纯牛奶和冰,一杯浓浓的果汁就好了。走得喉咙冒烟了,一杯冰凉的果汁入口,好喝是真的,货真价实也是真的。有比较才有鉴别,口感告诉我这才是果汁,平常喝的都是一杯水和各种添加剂的混合物。



  回到酒店,热得淋漓,累得酣畅,今晚会有个如意的觉。

  次日下午,同事说她寻觅到一处环境和口感俱佳的小天地喝果汁。工作久了,也想出去转转,于是收拾东西随同事一起去小街巷里虚度时光。简陋的街巷,随处可见热带植物,路上有工人顶着日头干活。他们神情随和,都显得清瘦,穿着外套,依然能看见皮肤因长期户外作业,炽烈阳光暴晒过的乌漆墨黑。转过几条街巷,以为迷路了,不经意转身,发现棕榈叶当盖、铁框架和木板铺就的小楼。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小楼好几层,隔成小间小间的卡座,秋千架、原木桌椅,朴拙、原始、野性又充满小资情调。我们仨到最高处的亭子,几盆平常的绿植随意放在吧台上。点了冰咖啡和果汁,安静平和,偶尔有人走动产生的共振,能感觉到轻微的晃动。静下来喝饮品,风来,炎热遁去。拿出电脑,一边喝咖啡,一边码字,果然不假,好的时光都是用来虚度的。当下,只觉得光阴缓慢流过,天上人间的美好。



Four。遇见善意


  出境之后,离开机场WiFi,语言不通,有失联的感觉。如果没事儿,真可以来一场彻彻底底的迷失;若是有急事,真得急死人。

  旅游车把第一拨客人送到安娜皇后,交警不许停车,只好向前找停车场,再换计程车送七位客人返回酒店。我从这里去公司的酒店,翻译给我招了一辆计程车,告诉我需要多少越币,我说没有兑换越南盾。导游阿栋对翻译阿燕说:你先支付给邹姐20万盾,回头找伟哥(我们公司导游主管)报销。

  计程车先生把我送达酒店,先从后备箱里提箱子,然后过来开车门。找钱后,他转身上车,我从找回的零钞里抽出一万盾作为小费给司机先生,他感激地鞠躬,笑着道谢。

  我到酒店大堂,向前台的越南女子打听房号,我们都用手比划,她拿起电话听筒,示意我把同事电话号码给她。我压根不知道同事在越南的电话号码,把手机给越南女子,请她替我连接酒店的WiFi,她便给我联网,很快与同事联系上。陌生的他乡,得到善意的帮助,心里眼里满满的感激。

  午后睡醒,打算先去公司看看,负责接待我的同事发来门牌截图,她说酒店距离公司打车只需要1万盾,有些TAXI司机可坏了,可能会收5万。叮咛我到了楼下给她电话,她来付车费。

  计程车把我载到图上标示的地方,我问 how much?



  司机先生指着仪表盘:1.1万盾,我给他2万盾,他拿了一张5千盾的纸币征求我的意见。我点点头,4000盾不找零算我给的小费,不算离谱。

  等我下了车,门牌号上确实是49号,但跟同事发给我的不一样,这里是一家BBQ店,我只好走进去问。服务生上来招呼我吃什么,我拿出手机给她看图,老板是一个瘦高的男人,他看出我是问路的,走过来拿着手机放大图片,因没下载完,打开是模糊的。他看了几次图,带着我左右找,最后恍然大悟,把我带到我要去的地方。我充满感激地说:thank  you!

  那夜,与同事在哈瓦那吃海鲜后各自分头回酒店。前一晚跟另一个同事走过,我就没打车,凭着记忆走路回酒店。走了两条街后,出现了迷路的征兆。因为陌生,感觉所有的街道都一样的简陋陈旧,完全没有特征可循,又不通文字,我的头立马大了。

  只好拿着手机里存的酒店卡片向一位做安保的男子问路“Excuse Me……”他身上的制服跟国内安保的几乎一样。看了我给的地址,估计我听不懂他的越南话,就从包里掏了一支笔,拉过我的手,在掌心画了很简单的符号:三横一竖一拐弯,告诉我one、two、three个直走口子,到第三个十字路口拐弯,直观明了,真是智慧。我道谢继续。

  到了第三个十字路口,我又懵了。天黑了,街巷几乎一样,灯光昏暗,摩托车风驰电掣,也没有计程车,被多次提醒过这里治安乱,心理的恐惧越来越深。当我问到第十个人的时候,路痴的眼里已噙满了泪水。那个摆着河粉摊子的清瘦女人在围裙上擦干净手,拿过手机看了看,给我指路,又感觉不放心,索性放下客人把我送到酒店门口......

  在一个陌生的国度,一个个陌生的人,给予这样的援助,再次让我泪眼婆娑,这次不同,是被善意打动。

  上帝和撒旦总是同时存在,上帝因为撒旦的存在他是上帝的特征才明显,没有撒旦也就没所谓上帝。人世,哪儿都有善恶并存。善的附近,可能潜伏着恶的动机;恶的附近,必然有善存在。


  五天后,平安踏上归途。

  过了安检,那一刻突然觉得离家和国近了。

  生命的际遇到底是厚待我,让善意留白于我的心底。


热门资讯

+更多

资讯排行

+更多
鄱阳一中赋(骈文)
圣贤毕至,掌故一中。县城东隅有一湖,得名久矣曰东湖;东湖之东荐福山,山中有寺亦有碑。荐福寺,鄱阳千古名刹;荐福碑,大唐名家落毫。欧阳询,文物丛中遗墨宝;…[详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作风问题举报  投诉举报  联系我们  付款方式  保护隐私权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投稿方式  版权声明  关于我们

中共鄱阳县委宣传部 中共鄱阳县委外宣办 鄱阳县政府新闻办 主办
电话: 0793-6273333 县委新闻报道组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技术支持: QQ: 鄱阳在线网友群 鄱阳在线 版权所有

鄱阳在线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93-6273333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网站备案:赣ICP备10004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