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鄱阳新闻 >> 乡镇风采 >> 珠湖乡 >> 正文

【行走鄱阳】珠湖:镶嵌在鄱阳湖畔的明珠

来源:    2018/9/29 10:37:30     浏览次数:0

  • 1/15

  • 2/15

  • 3/15

  • 4/15

  • 5/15

  • 6/15

  • 7/15

  • 8/15

  • 9/15

  • 10/15

  • 11/15

  • 12/15

  • 13/15

  • 14/15

  • 15/15

 珠湖:  镶嵌在鄱阳湖畔的明珠

 

  民间有歌曰:“珠湖四十八大汊,汊汊处处有人家,山青水秀风光好,鱼米之乡人人夸。”

  珠湖人在千百年来不断地追寻和探索中,守住了这片沃土的山明水秀,更寻觅出与大自然和谐共赢的生存方式。

  内珠湖犹如一块伫立千年的誓碑,镌刻着人们与自然血脉相连的精神,也成为了珠湖人心中亘古不变的誓言。

  今天,我们一起走向鄱阳湖畔的珠湖,走进走进这个盛产明月珠的地方,一起目睹聆听了珠湖的万古山风、千年水涛后,在历史长河的穿梭中揭开珠湖的神秘面纱,在历史时空的探寻中发现她的璀璨与辉煌。

【上篇: 风景这边独好,珠湖之珠】

  据清道光《鄱阳县志》记载,珠湖因唐代产明月珠而得名。有人认为,之所以称珠湖之珠,包含着鄱阳人对这片水域爱如掌上明珠。

  而珠湖沿岸民间流传的珠湖得名却另有版本。据说从前珠湖叫沙塘湖,鄱湖西山有一商人租船至白沙洲岛运白砂,船载白砂欲返程之际遇湖风阻行,风阻数日,砂商与船工无米断炊,恰遇沙塘湖米商载米经白沙洲岛过鄱湖去西山,亦遇湖风阻行于白沙洲岛,砂商遂向米商提出珍珠换米,初时粒米换珍珠,后双方协商船米换珍珠,由此后人改称沙塘湖为“珍珠湖”。

  明朝开国皇帝朱朱元璋闻此湖名为“珍珠湖”,以为其“珠”暗示“王”必为“朱”,“朱”必称“王”,是上天契合,而“珍”与“争”谐音,即已争霸天下,虑再有人与己争锋,便去“珍”字,钦定为“珠湖”。

  公元1036年宋代文学居匠、饶州知州范仲淹慕名来到瓢里山,迎着猎猎长风,面对烟波浩渺的鄱阳湖美景,欣然挥毫题下“小南海”三个字,并吟咏一副对联:“福地飞来小南海,禅心静到大西天”。

  远远望去,瓢里山的北面平缓,白茫茫一片;南面陡峭,灰蒙蒙一片,造成这种“一山灰白半分明”奇观的是神奇的精灵——鹭鸟。白鹭喜欢栖息在平缓地段,灰色的池鹭、苍鹭喜欢栖息在崖壁。

  元末明初的诗人刘琮玉在《珠湖夜泊》中感慨道:“蒹葭露白雁惊寒,独对蓬窗梦已阑”。

  清代诗人王定远也在珠湖留下《登珠湖瓢山》,诗曰::“觚山东去是瓢山,未共箪悬陋巷间。夜挂冰轮光彻底,晓云雾带影斜湾。谁将椰子波心剖,况有莲花渡口环。北斗岂堪同挹酒,天浆独酌半空间。”

  一代又一代文坛耆宿、大德高僧相继来到这里,在模山范水的同时,留下不灭的印记,他们融合这里绮丽的风光,佛学与文学相互辉映,思想与艺术彼此交织。

  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四月,群雄逐鹿鄱湖,樯橹林立,一场问鼎天下的争霸战——朱陈鄱阳湖大战激烈上演。一时间,乱石穿空,惊涛拍岸,灰飞烟灭间,尸浮舟沉,血染鄱湖。此战数月之久,不亚于三国赤壁之战。正是这场水上大战,让鄱湖沿岸留下了许多野史传说。

  珠湖东南岸有一自高而低向西延伸的半岛之山,此山颇具传奇,山随水升,洪水高涨,始终未淹。此山形如鳌头,当年朱元璋初与陈友谅交锋,败多胜少。

  一次,朱败于珠湖,逃登此山,追兵将至,奇迹出现,湖水突涨,漫过鳌脖,鳌头与鳌背分隔,追兵登上鳌头漂于湖中,却无法靠岸上山捉拿朱元璋。后朱又被一曹姓村民藏于地窖蒙过追兵脱险,就有了后面“鳌头保主,地窖藏龙”一说,此山因救朱有功,封为“保主山”。

  鄱阳曾是“帆樯四达,商贾辐辏”的吴楚间一大都会。鄱阳湖是古代从北方进入江西的唯一水道,是徽饶古道,也是海上丝绸之路从这里延伸到世界。中国的瓷器与徽州的茶叶从鄱阳起运,走饶河、过鄱阳湖、再到吴淞口出海。

  而珠湖是饶池驿道和徽饶驿道必经之地。不难想象,当年这里商贸文化相当浓厚,只要是临街的都是店铺,以排门店铺营业,涉及各个方面,可谓百货归墟,商贾云集。

  北宋余干人都颉曾在《鄱阳七日谈》中如实概括道“鄱阳有滨湖捕鱼之利,鱼鳖畜禽之富。”

  “靠山知鸟音,近水识鱼性。”生活在湖乡的人们推门见湖,劳作湖边,摸透了鱼的性情,都知道什么季节捕什么鱼,什么水域下什么网。“世上什么苦,打渔人最苦,蓑衣当棉袄,船破无力补……”

  这虽然是旧社会对渔民的真实写照,也反映出捕鱼是件苦、累、险的活儿;“闲捉鱼虾,忙种庄稼。”对于偶尔捕鱼,给家人打打牙祭改善伙食的人们来说,捕鱼却是件既刺激又开心的事。

  被江西省评为省级生态乡的珠湖乡,还是红色文化的旅游圣地,云雷山革命烈士纪念馆成为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基地。

  1927年8月,珠湖乡茶七、路口、雨田、周家等13村的105名农民代表,在李新汉、欧阳焜的主持下,在铺田村云雷山庙举行秘密会议,成立了以李遇臣为主席,曹云德为副主席:刘维显为武装部长的珠湖乡苏维埃政府,拟定了“共产党,铁犁头,只许往前耕,不许往后退”和“实行土地革命,坚决革命到底”的革命口号,伺机举行暴动。

  1927年11月28日,在珠湖乡苏维埃政府的统一领导下,农民暴动队伍5500余人,兵分四路进攻珠湖乡反动势力集中要地雨田村。在雨田村农民配合内应下,暴动队伍攻破层层防御,歼敌3人。暴动取得了胜利,而李遇臣在战斗中光荣牺牲。

  走进三面环水的孤山村,惊羡其优美自然风光的同时,更会惊诧其基础设施的完备。村内路面硬化率达95%,其中主干道长约3公里,公共活动场地超过1000平方米。孤山村主要有王、徐两姓。王姓由爵位而来,意指“王家之后”。据族谱记载,王姓村民系周灵王太子晋的后裔,曾避居太原、琅琊、徽州、婺源、鄱阳筷子巷和乐亭。孤山王氏开村始祖,见与乐亭一衣带水的孤山前濒大湖、后连广袤沃野,地势平旷,遂叔侄相偕定孤山而居,至今已500余年。

【下篇: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改革开放后,珠湖人以“敢为天下先”的创新意识和开拓精神外出打拼。

  穷则思变,变则通。湖边人家迫于生计,外出谋活。因为穷,少读书,他们凭着一股吃苦耐劳的憨劲、渔民与生俱来的闯进、加上一股机灵劲,在以景德镇为主的地方,在建筑行业闯出一片天来。

  紧邻鄱阳湖的羊园村,村民世世代代靠捕捞、耕作为生。这个仅有百余户人家的村庄,自改革开放以来,魔术般崛起为中国“金刚石第一村”。凭着“亲带亲、邻帮邻”,羊园村几乎家家户户齐上阵,“金刚石军团”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企业遍布广东、福建、山东、广西、内蒙等10多个省市自治区,带动了成千上万周边村民一起创业。其中资产过亿元的有5家、超千万元的有10余家、几百万元的达50余家。产品占据国内70%的市场,还远销东南亚、巴西、印度等地。

   “乾坤能大,算蛟龙,元不是池中物。”珠湖乡充分发挥自然生态资源和沿内珠湖的地理优势,以一湖清水和多样的特色农业为平台,带动发展农家乐、渔家乐、水果蔬菜采摘、民俗观光、民宿休闲等一系列乡村特色产业,推动周家村、孤山村等沿湖片区发展乡村旅游,加大秀美乡村建设,以期与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景区无缝对接。

  该乡脱贫攻坚稳步推进,扶贫工作成效显著:305名帮扶干部对全乡1046户贫困户帮扶全覆盖,统筹整合财政涉农扶贫资金1440多万元,稳步推进丰塘、同兴2个贫困村基础设施项目建设,目前已完成总工程量的80%,制定了《珠湖乡2018年脱贫攻坚工作实施方案》,大力扶持发展艾叶、茄子、桃子、辣椒等优势产业,稳步推进9个村光伏扶贫项目落地,已初步建立村级集体经济收入稳定增长机制。

  该乡秀美乡村建设如火如荼,人居环境不断美化。2018年度珠湖乡共有秀美乡村建设指标5个,涉及4个行政村,其中贫困村实现全覆盖,其中示范村1个。目前,全乡5个秀美乡村建设村点均成立了理事会,非贫困村建设点全面完成村庄整体规划,所有建设点全面完成项目申报,各项工作全面铺开,项目建设全面启动。

  坐落在内珠湖北岸、与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隔湖相望的周家村,是个村在林中、林在水中,青山绿水相映成趣的秀美村庄。全村426户,都姓周,相传为周舫、周处后裔。

  周舫是三国时鄱阳太守,其子周处“杀猛虎、斩孽蛟,自己改邪归正学文练武”的除“三害”故事,被载入《世说新语》。周家自建村以来就立有周处庙,教育后人“明礼自省”,至今500余年。

  结合秀美乡村建设实际和村民迫切发展旅游经济的愿望,周家村提出了“融入鄱阳湖旅游开发大局,建设山水乐居秀美周家,打造‘最具乡愁村庄’旅游名片”的发展思路,对古井、古墓和600年树龄的古樟树进行全方位保护。沿内珠湖新建了4个游船停靠码头,成立了渔俗文化歌舞队、业余赣剧团、舞龙队、龙舟队、腰鼓队。正在筹建戏曲大观园和鄱阳渔俗文化展示中心, 打造垂钓休闲中心。

  正是靠着这种“敢为天下先”的创新意识和开拓精神精神,30年的时间里,珠湖人实现了从贫穷到富有转变。

  这是脱胎换骨的一种转变,也是凤凰涅槃的一种转变。

  巍巍的瓢里山作证,这是一片创造奇迹的土地。

  浩渺的鄱阳湖作证,这是一片创造辉煌的土地。

  今天的珠湖乡,已经成为全县最具发展潜力的乡镇之一。作为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附近重要滨湖乡镇,珠湖乡重新编制修定了发展总体规划,做出了的重大战略。

  不远的将来,一座现代化的江南乡镇宛如一颗璀璨的明珠正在鄱阳湖畔冉冉升起。

  当我们一起目睹聆听了珠湖的万古山风、千年水涛之后,每个人心中应该升腾起一句激越的诗词: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作者:陈元波  图:县摄影家协会

热门资讯

+更多

资讯排行

+更多
【行走鄱阳】莲花山:莲花暗香 山上藏幽
远离尘嚣的莲花山,一山娟秀,一山婉约,一山神奇。  在日渐使人忧虑的世界里,或许这是最后一方处女地,最后的香格里拉。  临别时,耳畔响起泰戈尔那声“灵…[详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作风问题举报  投诉举报  联系我们  付款方式  保护隐私权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投稿方式  版权声明  关于我们

中共鄱阳县委宣传部 中共鄱阳县委外宣办 鄱阳县政府新闻办 主办
电话: 0793-6273333 县委新闻报道组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技术支持: QQ: 鄱阳在线网友群 鄱阳在线 版权所有

鄱阳在线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93-6273333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网站备案:赣ICP备10004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