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鄱阳新闻 >> 鄱湖文化 >> 正文

文明古村话孤山

来源:    2018/11/16 9:37:26     作者:聂清荣     浏览次数:0

在鄱阳湖东岸有个山村——江西省鄱阳县芦田乡孤山村。该村原本山清水秀,景物倍加右有迎砂回抱,左有送砂相迎,前则案如笔架,后则峰势层峦,四面山环水绕,一带土沃田肥”,是块以耕作为主宜居的风水宝地。庄内素来“重教化,正风俗”,古迹纷呈,如一口宋井、一块为纪念元末年间白马将军所立的石碑、一块明弘治年间的聂广昇公墓志铭、一部明末遗留下来的《聂氏宗谱》、一栋清光绪年间所造的向阳试馆和聂氏宗“三让永昭”牌坊,还有三会(冬至会、谱会、山会),等等“孤山真不假,地主富农十八家。”从解放初期在当地民间流传的这句顺口溜中可以看出:在解放前,孤山是个地地道道的“封建村”,族人曾一度引以为荣

古井

传奇古井盛德彰

说起这口古井,民间还有一段耳熟能详、妇孺皆知的传奇故事呢。该村起源于南宋咸淳年间(12651275),曾有聂、段、甘、吴等四姓同村居住的历史,且段、甘、吴三姓的祖人来得比聂姓早。口古井和聂姓应运而生,生生不息,它诠释了“昭德塞违”为人真谛。

传说中,有风水先生赶着一梢鸭子栖居在吴家在那大年三十晚上按照当地风俗:生人(包括出嫁之女在内)是不能呆在家里过年的。在吃团年饭时,亦不有外人来打扰,否视为不吉利。故此,吴姓主人就风水先生一时。入随俗,风水先生只得照办。眼看日落西山,他在庄外漫不经心地踱来踱去,并不时地回头张望,期盼有人来请他回去不知不觉中来到了甘家,不料却遭到了甘家人的驱赶;他又来到了段家,此时正在团年,原本当年家境就不顺当时有生人“骚扰”,更是火冒三丈,对其非礼行为比甘姓有过而无不及,令他羞辱万分。他像一只丧家犬一样,一时没有容身之处。这时天色已晚,在沮丧他走过一片农田,又来到了聂姓人家时聂姓主人因出外忙于收账而迟迟未归,内当家正在焦急地等待着他回家团年,并不时地跑到村口张望。当发现风水先生独自一人垂头丧气的样子,心里想:在这大年三十晚上,还有和我家主人一样忙碌的人,随上前盘问作一番了解方知其中原由,遂起恻隐之心。当即将他请到了家里,并尊于上座,待主人回家之后一同高高兴兴地过了大年。自此之后,风水先生就一直被挽留在聂姓家居住。  

                                                                             古木

为了报答聂姓知遇之恩临走风水先生对聂姓主人说道:坐南朝北是居住的大忌,迁至对面即与段、甘、吴等三姓同居。因为那里依山而居,坐北朝南,便于日后子孙繁衍生息。与此同时,为了报复段、甘、吴三姓对他的“非礼”,他聂姓主人冲着段、甘、吴姓的香火挖下了一口水井,并在井边盖了一栋房子。临走时,风水先生留下一句偈语:“昭德塞违,啮(与‘聂’音)断(与‘段’音)甘吴!”聂姓主人不明其义。风水先生解释道:一个家族要兴旺发达必须要发扬美德,遏制邪恶只要在此卜居,段姓定会自生自灭,甘不过十(家),聂姓将越发越旺,日后必有应验!说着,便云游去了!

说来也巧,通过数百年风云洗礼,至解放初期,风水先生的留偈还真的得到了应验。随着科学的发展,时代的进步,而今甘均已超过了十户人家,聂有三百三十余户。

该水井今仍坐落在村中,20余米,井下内空有30多个平米,且常年不枯,是村里主要饮水之源。它哺育着二十多代子孙,见证着本村历代繁荣兴衰。至今已有七百来年的历史。

白马将军

 

白马将军碑

白马忠魂万古芳

西北处有座山岭,名叫椅子岭,地势陡峭瞭望鄱阳湖的高点之一在山的正中央有块石碑,上刻“白马将军神位”六个显赫大字。相传,他是伪汉陈友谅手下的一员大将,因为忠诚爱民、体恤百姓而倍受十里八乡村民的敬奉,至今香火旺燃。目睹这块石碑,历史仿佛又回到了元末至正年间朱元璋与陈友谅大战鄱阳湖时的古战场,并重温着一段悲壮而传奇的历史故事。

据史:至正二十三年(1363)四月,伪汉陈友谅亲率60万大军,家属百官倾巢出动,楼船百余艘,趁朱元璋离开应天府援救安丰之机百道并进,攻打洪都,未克。同年八月,在朱元璋亲率20万驰援,在鄱阳湖康郎山与陈友谅相遇两军展开了一场嘶杀。陈友谅战船连锁为阵,大兵压境。朱元璋被于应对。在临近大败之际,忽然刮起了一场东北风,朱元璋采用火攻反败为胜。根据军师刘伯温的意见,朱元璋撤离康郎山,封锁了湖口,截断了陈友谅的归路粮草供给,使陈军一时陷入了困境。同年八月二十二日,陈友谅率军冒死突围,被射中,一命呜呼。群龙无首,陈军顿时土崩瓦解,朱元璋乘胜追击,一举歼灭陈友谅,这就是惊天动地的鄱阳湖大战。

就在至正二十三年四月陈友谅亲率大军攻打洪都时,因“家属百官倾巢出动”,其家室妻小由白马将军负责保驾,在芦田孤山一带安营扎寨。

孤山一带地理环境优越,曾有“龙脉”之说。陈友谅独钟情于这一带山水,并萌生在此就地打造金銮宝殿的念头,以建百世基业。怎奈康郎山一战梦断黄粱而成为了泡影。民间传说,距孤山西四华里处有座高峰殿,“九龙戏珠”之地,当时其妻室居住距孤山北三华里处有片茂密竹林,名为竹院里是屯兵养马的理想之;在孤山西南一带是一片广的芦苇荡地势低洼平坦,土地肥沃。白马将军曾在此驻军,屯田打粮。那年风调雨顺,种子撤到哪里,粮食就丰收到哪里。现在的饶丰镇铁路分场“库里”“金斗”,就是因为当时粮食囤积金银储存而命名白马将军骁勇善战,擅长于排兵布阵,军纪严明,视百姓如衣食父母从不冒犯,得百姓的尊重和爱戴。

陈友谅战死,朱军乘胜追击直捣金銮殿所向披穈。白马将军闻讯前来保驾,行至椅子岭获悉陈友谅战死在鄱阳湖,陈妻亦葬身于芦苇荡的消息后,他倒地跪拜失声痛哭,自责保驾来迟有负望,拔剑自刎。为了祭祀白马将军,数百年来十里八乡的村民争相为他雕刻容像,并椅子岭竖起了一块石碑,把作为神来供奉着。

丁口溯源神道载

在村庄的东边有座关山,名叫狮子山(因象形而得名),山上有块碑——《明故聂广昇公墓志铭(又名神道碑)》。经查阅聂氏宗谱证实,墓主人聂广昇公就是孤山聂姓发祖。

从碑文中可以看出:芦田孤山聂姓发源于“芗溪富林”即今万年县裴梅镇富林村。墓主人从小聪明过人,他七岁父母双亡,此后和他的哥哥两人相依为命,长大成人他从小就有远大的志向,性格刚直,对以强凌弱的人从不屈服。等到长大成人之后,他说话严谨,举止端庄而不羞涩,对凶暴的人鄙视不屑一顾。在外遇到不平的事他总是理直气壮地站出来为人主持公道,所以大家都说是聂姓家的骄傲。有的人劝做官,回答道:古代人因为官而感到高兴自豪,那是为了要报答自己的父母,我却不幸父母双亲都早已去世了。”于是,坚决隐居没有当官。景泰年间,他被推举做了粮长对朝廷下达的任务和布置的工作都小心谨慎地去努力做好,太守王忠大人很器重他。他平易近人,对老百姓从不刁难,所以乡村里的都称赞:执行朝廷纲常伦理布心仁厚,征收科税从不索取百姓钱财。他生五男一女。在家庭以礼待人,对子女要求严格,所以他的五个儿子都被他的言行举止给感化了,远远超过了一般人家的孩子。墓主人享年六十三岁。

该碑立于明代弘治戊申年(1488),是正德年间的贡生、官至绍兴教授、乐平平桥人陶贺撰写的,曾著有《鹤城集》,距今已有531年的历史。

该碑为寻根问祖提供了佐证。在该村曾流传着这样一句民谚:“孤山有个万朝天,朝朝暮暮过万年,惹得富林来拜碑,一夜卖掉几垅田”。这里所讲的“万朝天”,就是贵万公(16861738,字子胜)。为了认祖归宗,他曾多次前往万年富林。当富林聂氏宗亲来孤山考证,见该碑文内载:“按公族录:芗溪富林迁今小塘里世世矣”等字样,来人都争相跪拜。因为热情接待,故有“卖田”之说。为了重修宗谱,在大清雍正十二年(1734)秋,由时翰林院庶学士聂位中(富林人)带到京城组织会修,他在继承先人遗风的基础上又进一步发扬光大,以后逐代传承。因年代久远,碑文字里行间及花纹凹陷处均布满了青苔,绿茵茵的,令人叹为观止。

聂氏宗谱

子孙昭穆谱牒藏

该村有部明朝年间下来的《聂氏宗谱》内载:周灵王十九年,齐庄公即位,扑鉏公子牙党甚急,僎随父鉏避齐庄公难,隐公族而托微,贱家于晋霍山之阳。《禹贡属邱阳,(书)》河东郡(书)》属霍州,即今山西平阳府霍州是也。长游卫,为卫大夫公孙枝家臣。逾年,枝荐其贤,乃与同诸公为卫大夫,食采于讘zhé,按汉书·地方志:讘,县名,在今山西西南部),有功于王室。周景王嘉之,即其采地省言而赐姓聂。”僎公乃聂氏之始祖也。

:自山西平阳府霍州发脉,迁鹿渚之清江(湖北省西南部)由世居江左(江东)后迁江右(江西)抚之临川迁居乐平丰乐乡之塘(今属万年县管辖)里万邑芗溪之富林(万年县富林)鄱之白鹿岗(今鄱阳县芦田乡舍头村委会白鹿埠鄱之小塘里(今鄱阳县芦田乡孤山村委会小塘)。至自修公,他“天资粹美,书思有异,善明地理,洞澈天时,遍览山川,历观胜境,偶至鄱之孤山,见该地山水之胜,不禁曰:‘此地若得卜居,吾子孙庶几爰得我所。’”随偕家小徙于孤山定居自修公乃孤山聂姓之祖焉。

至广“轰”字开头,赋成七言绝句而规范了子孙派行,其云:“轰烈勋然英雄豪,富贵荣华福禄高;传家清白流芳远,衍庆贻谋兆迩遐。”自此循规,一直延用,今”字辈,谱上有详细记载。据初步统计,至今该村聂姓子孙已有近330住户,1350余人。

该谱“昭穆”明了、“世系”清晰、“长幼”有序,内有:新老谱序、受姓由来、人物传记、历朝科举上榜人员名单、人物容像、墓图、山川注释,以及河派、川派千字文,修谱碎言和古事考等内容,历史悠久,资料齐全,因为它上溯姓源之始,下逮继世之宗“非有意于忠孝者而能之乎”,故此深得南宋大学问家、时任“秘阁修撰”朱熹的青睐,而不惜笔墨为之作《源流序》,以流芳百世。

因为政权更替和天灾人祸等诸方面的原因,对宗谱的保存无疑是个重大考验。譬如,在“破四旧”运动,对宗谱等一大批历史文献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所幸的是,在族人舍身保护下,才幸存零星几卷。该宗谱记载了聂姓子孙繁衍生息的2600余年来的历史,是一部难得一见的地方志。

  

宗祠肃肃传忠孝

古时,对建造庙宇、祠堂、牌坊等很是盛行,各村都以建造的规模大小来作为自己的一张“名片”,以此彰显自己的实力。芦田孤山作为远近较为富有的村庄之一,自然亦不例外。传说,在清朝同治年间,本村曾流行麻风病。为了镇妖驱邪,村民们就在村庄的东前方盖有一栋长21.6米、宽11.45米、高6.2米,内设两个天井的大祠堂。说来也巧,待建成之后,那麻风病果然被震住了,从此村子里也就太平了。

堂,不仅是族人摆放宗谱、祭奠祖先亡灵的场所,也是行善积德接纳本地穷人或外地难民临时避难的场地。该祠堂位于该村东南角最前沿,坐北朝南,取子午向。大门前即是一条东西贯通的主要交通要道。周围四匹禾斛斗墙平地而起,砌万字斗,内灌泥土,很是坚固;屋顶上一律盖着钢瓦,滴水不漏。由南至北,在大门两边的石柱上雕刻了一副对联,正上方刻有“聂氏宗祠”;在正南面的墙壁上画有巨幅彩色菩萨、神仙等之类的图案,有“保安镇邪”之效,威严显目。祠堂内纵向由十二根四列的柱子构成,内设前厅正厅和后厅,有跑马楼和两口天井。前厅敞开;在正厅的东西两侧各装有两间房,因为地面潮湿,左右房内均铺设了地板;且盖有楼板,门壁一应俱全正中央即谓族人的中堂,该处是摆放宗谱及祖先容像的地方,以供族人祭祀;后厅,是堆放杂物的场所柱子底下都垫有一只雕刻了花纹的石磉墩,为该祠堂增加了一道靓丽的“风景”;从前厅至后厅东西两侧的方壁上均雕刻有花草鸟兽、人物图案的木质壁画,可谓琳琅满目,栩栩如生。室内宽敞,空气流动自然,光线祥和,一次性可容纳百余人集会,甚是气派。令人遗憾的是,“破四旧”运动中,大门上的那副石刻对联及“聂氏宗祠”,连同那带孔孟之道等被视为封建腐朽的残余木雕壁画,早已被族人凿掉;墙上的彩色壁画也被族人刷上了一层石灰水——给涂掉了……那“伤痕累累”、“残垣断壁”的现状已成为了那段历史的见证。而那花草之类的雕塑仍然高昂着“头”,依稀散发着它的幽香……

“左青龙,右白虎。”在该村,东有祠堂,西有戏台。原村子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村民建房,东南不能超前于祠堂,西南不能超前于戏台。此规矩一直延续到二十世纪末,大家都自觉地遵守着。

解放后该祠堂被改做成村级供销合作社。因供销系统改制,无法经营而被迫关闭。曾一度无人管理,加之白蚁、蛀虫侵蚀,年久失修以至部分柱子和椽子等内部结构岌岌可危。至2017年冬月,东侧墙体内倾,摇摇欲坠,为了安全起见,村里资进行了一次较大规模的“维修”。可令人遗憾的是:在修缮的过程中四匹墙,连同青砖黛瓦在内,全部一概否定——给毁掉了;同时,那雕刻着花纹的石磉墩也一并被掩埋了!取而代之的是:红砖缸瓦,用普通的红石代替了石磉墩!

祠堂至今已走过了一百四十多个春秋。

试馆堂堂育栋梁

在清末,因为村里富有,族人经营有方,曾在饶州府四条巷买地盖了一栋八树堂前大的“向阳试馆”(有四间房,三四亩地的面积,内设马棚),它是专为科举考试而建造的馆舍。翻阅历史,早在清朝康熙九年,朝廷就大力倡导“不专以法令为务,而以教化为先”。为了激励宗族学子奋发有为,各地名门望族都不惜重金,争相在府城黄金地段买地兴建试馆,并蔚然成风。向阳试馆就是其中之一。至1901年光绪皇帝颁布了“废科举,兴学堂”的诏书之后,它的“职能”也随之转变,即以接待客人吃住为主,俗称“歇店”,相当于现在的宾馆、酒店。

该试馆始建于清同治年间(1862~1875)初期,据宗谱所载:清光绪十六年(1890)仲冬月下浣续修宗谱时,禄繁公(1839~1897)有文赞禄位公(1825~1896,字向阳)曰:“公性温和品端肃,早岁即以道德鸣,尤事亲至孝,待弟友爱,是翁之笃实敦厚,诚一乡之完人也。……重建祠宇以妥先灵,所以重宗功而尊祖德也;再创试馆以备科考,所以崇文教而励人才也。”又见金瀑源金声振赞其姑父禄繁公曰:“翁之居身朴质,翁之涉世平和。……潜心为众,创祠宇而妥先灵;踊跃激公,建试馆以垂后裔。曾与修庙之谱牒,以昭百世之芳踪。”由此可见,该试馆是禄位公领着禄繁公而建成的,故以其字冠名。据民间传说,为了筹建试馆,他二人从家里带菜去吃,在饶州府一呆就是一二个月不归。家里的女人不放心,还暗中结伴跑到饶州府去察看究竟,一到现场,这才知晓:原来他俩整日都在为建造试馆而忙碌着。至今仍传为佳话。试馆开业后,只要村里人到饶州府办事来到了试馆,就像到了自家一样,可随到随住,吃住都是全免的,很是方便。

那时的试馆很吃香,解放前因我村与中洲董家坪为山界纠纷闹得不可开交,以至发生群体性械斗,还打过人命官司。为了解决争端,董家坪曾提:愿拿出与我村毗邻千亩山中的三百亩来调换向阳试馆,可族人没有答应。至解放初土改运动,这份“祖业”被充公了。今已不复存在,成为了历史。

“三让”谦和常警示

对于牌坊,以“忠孝节义”为多,而在吴氏却竖起了一块“三让永昭”的警世牌坊。“三让”,顾名思义,是为人谦让、礼让三先之意那么,吴姓人家为何要此牌坊

传说,早期的吴姓人家很是富有,曾有“用晒晒银子”之说。他的先人还将其家的金银财宝“埋了窖”,并对后人留偈道:“要无须的公公,有须的婆婆,方可挖到吴家的窖!”但至今没有人能破解这一谜团。至清朝中期,因火灾、瘟疫、战乱等灾害不断接踵而至,吴姓人家逐渐走向了没落。面对上苍这一无情的“处罚”,通过认真反思,他们认为是先人为人处世过于“高调”所致。为了使子孙后代汲取教训,以免重蹈覆辙,他们不惜代价,在自家门前竖起了此牌坊。就是因为此后的“低调”——世代奉行“三让永昭”祖训,才赢得了乡邻对他的同情与关爱,才使吴姓得以繁衍生息。

传在清朝光绪年间,该村有个聂母钟氏,因为夫妻关系不和,被其丈夫给休了。按照当时的村规:凡居住在本村不管是否同姓,不能招(上门招亲),不能就(兄弟一方亡故,叔就嫂或伯就弟媳),外地上门来招亲的,亦不带义子上门。而本村膝下无子、已丧偶的吴对钟氏却情有独钟,但又无逾越这个尘封已久“族规”的束缚。没有办法,吴只得求助于聂母刘氏。要说刘氏,那可是德高望重的老人,她为人贤德,通情达理,教子有方。君子成人之美。眼看着吴家只有这么一条汉子,且年龄已老大不小了,如再不讨个媳妇,在孤山繁衍生息了几百年的香火恐怕就要断送在他的手上。刘氏有意为吴牵线搭桥,但她同样不得藐视村规。经她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了一条两全其美的“计”。

时孤山大路边有一畈庄田,根据刘氏的意见,吴某以耕种庄田为由,离开了孤山,将钟氏带在身边,住进了庄屋,就这样两人结合了。因不在孤山,族人也只得开只眼闭只眼——默认了。后不到半年时间,又由刘氏出面协调,说服族人,将她俩接回了孤山,这才成了名正言顺的“合法”夫妻。后来,吴某生了一子,子又生了四香火得以延续。

该牌楼的竖立,不仅吴氏受益,对村民的教化也起了不可低估的作用。至解放初期才被拆除

齐心创业兴家邦

解放前,族人劬劳创业,管理有序,对众产曾有“三会”之分,它们是一种民间组织,各自都有独立的集体财产——庄田和柴山,并以谱会为最。它们是村里创业或搞集体活动等主要经济来源

谱会:即聂氏谱堂成立的一种组织。该曾拥有大量的集体财产,如孤山聂姓族人在铁沙墩买了128亩田庄,为便于承租人耕种,族人并在那里盖有一栋房子。时出租费为100斤稻谷/亩/年,经双方协议,该田租于每年的腊月二十八日前交纳。在交租时,承租人要办桌酒席宴请谱堂里的老板,以商定来年承租等事宜一般都是承包给铁沙墩本地人耕种。所有收来的租费由谱堂负责统一管理:或分配到各户;或继续购买田庄或柴山,为谱会添置“家业”;或用于办理其他公共事业。时谱会设在宗祠内。

山会:即本村负责全村柴山管理的一种组织,它由聂、段、甘、吴四姓共有。以聂姓为主,段、甘、吴三姓因同村而居而受惠。如谱载:“因甘、吴先人与祖同居,所置众产原有山会、谱会之别,如铁沙墩庄业与本村置得郑家塘、雷村山等……本系聂姓己山。因禄位公在时徇情,另派甘姓烟刀只得一张,吴姓烟刀只得一张,不得多添。至于庄屋背亦属高家山,因分谱会、山会之时,与甘、吴商议,改为合族护山,严禁乱砍乱伐”。对每年柴刀砍斫,出卖的收入,归山会集体所有。时山会也有一栋小房子办公,是本村集中统一存放刀、枪、炮等自卫武器的地方。

冬至会:即本村年满花甲的老人才有资格参与的一种组织,它又分“东边会”和“西边会”。东边会主要产业有棕仂嘴地(田地名)、生基山(田地名);西边会又称为“叶皮仂会”,有救子圆山、张家头山。因山上树林繁茂,该会每年都要将山上掉落的树叶或茅草卖给湖区人,按每年交谷或鲜鱼几担的价格成交。每年冬至,东、西两边的冬至会都要给六十岁以上的老人都要汇餐,这是律规。期间,如村开谱或做菩萨戏,则“三会”将给每家每户按一定的比例分发补贴,对请戏子弟等费用,则全部由“三会”负担,不会向农户摊派文。这就是本村富有的特色表现。至今村里的老人每谈到此事,仍扬眉吐气、兴奋不己!

此外,还有“冰清玉洁”牌坊等,不可一一而叙。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而今的孤山在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本着精准扶贫、合理施策的原则,该村已投入了2000余万元,先后建了戏台、兴建了厂房、办起了农庄、维修了祠堂拆除了违章、扩了村道、硬化了巷弄……,村容村貌焕然一新。此正是:东西横穿省道,山岭兴建园区;厂房店铺林立,四方商贾云聚高楼鳞次栉比,绿化亮化并驱。生态环境优良,废旧立新阔斧;精准扶贫施策,秀美乡村卓殊;经济日异繁荣,居民和谐共处”,已成为人们宜居和经商创业首选之地。按照全县“标杆式”的要求,村民们正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地投入到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之中。

热门资讯

+更多

资讯排行

+更多
鄱阳一中赋(骈文)
圣贤毕至,掌故一中。县城东隅有一湖,得名久矣曰东湖;东湖之东荐福山,山中有寺亦有碑。荐福寺,鄱阳千古名刹;荐福碑,大唐名家落毫。欧阳询,文物丛中遗墨宝;…[详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作风问题举报  投诉举报  联系我们  付款方式  保护隐私权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投稿方式  版权声明  关于我们

中共鄱阳县委宣传部 中共鄱阳县委外宣办 鄱阳县政府新闻办 主办
电话: 0793-6273333 县委新闻报道组投稿邮箱:2972415082@qq.com
广告热线:彭正波 13698019783
技术支持: QQ:鄱阳在线网友群 鄱阳在线 版权所有

鄱阳在线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93-6273333 举报邮箱:news@pychina.com

网站备案:赣ICP备10004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