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鄱阳新闻 >> 鄱湖文学 >> 正文

文明古村话孤山

来源:    2018/11/16 9:37:26     作者:聂清荣     浏览次数:0

在鄱阳湖东岸有个山村——江西省鄱阳县芦田乡孤山村。该村原本山清水秀,景物倍加右有迎砂回抱,左有送砂相迎,前则案如笔架,后则峰势层峦,四面山环水绕,一带土沃田肥”,是块以耕作为主宜居的风水宝地。庄内素来“重教化,正风俗”,古迹纷呈,如一口宋井、一块为纪念元末年间白马将军所立的石碑、一块明弘治年间的聂广昇公墓志铭、一部明末遗留下来的《聂氏宗谱》、一栋清光绪年间所造的向阳试馆和聂氏宗“三让永昭”牌坊,还有三会(冬至会、谱会、山会),等等“孤山真不假,地主富农十八家。”从解放初期在当地民间流传的这句顺口溜中可以看出:在解放前,孤山是个地地道道的“封建村”,族人曾一度引以为荣

古井

传奇古井盛德彰

说起这口古井,民间还有一段耳熟能详、妇孺皆知的传奇故事呢。该村起源于南宋咸淳年间(12651275),曾有聂、段、甘、吴等四姓同村居住的历史,且段、甘、吴三姓的祖人来得比聂姓早。口古井和聂姓应运而生,生生不息,它诠释了“昭德塞违”为人真谛。

传说中,有风水先生赶着一梢鸭子栖居在吴家在那大年三十晚上按照当地风俗:生人(包括出嫁之女在内)是不能呆在家里过年的。在吃团年饭时,亦不有外人来打扰,否视为不吉利。故此,吴姓主人就风水先生一时。入随俗,风水先生只得照办。眼看日落西山,他在庄外漫不经心地踱来踱去,并不时地回头张望,期盼有人来请他回去不知不觉中来到了甘家,不料却遭到了甘家人的驱赶;他又来到了段家,此时正在团年,原本当年家境就不顺当时有生人“骚扰”,更是火冒三丈,对其非礼行为比甘姓有过而无不及,令他羞辱万分。他像一只丧家犬一样,一时没有容身之处。这时天色已晚,在沮丧他走过一片农田,又来到了聂姓人家时聂姓主人因出外忙于收账而迟迟未归,内当家正在焦急地等待着他回家团年,并不时地跑到村口张望。当发现风水先生独自一人垂头丧气的样子,心里想:在这大年三十晚上,还有和我家主人一样忙碌的人,随上前盘问作一番了解方知其中原由,遂起恻隐之心。当即将他请到了家里,并尊于上座,待主人回家之后一同高高兴兴地过了大年。自此之后,风水先生就一直被挽留在聂姓家居住。  

                                                                             古木

为了报答聂姓知遇之恩临走风水先生对聂姓主人说道:坐南朝北是居住的大忌,迁至对面即与段、甘、吴等三姓同居。因为那里依山而居,坐北朝南,便于日后子孙繁衍生息。与此同时,为了报复段、甘、吴三姓对他的“非礼”,他聂姓主人冲着段、甘、吴姓的香火挖下了一口水井,并在井边盖了一栋房子。临走时,风水先生留下一句偈语:“昭德塞违,啮(与‘聂’音)断(与‘段’音)甘吴!”聂姓主人不明其义。风水先生解释道:一个家族要兴旺发达必须要发扬美德,遏制邪恶只要在此卜居,段姓定会自生自灭,甘不过十(家),聂姓将越发越旺,日后必有应验!说着,便云游去了!

说来也巧,通过数百年风云洗礼,至解放初期,风水先生的留偈还真的得到了应验。随着科学的发展,时代的进步,而今甘均已超过了十户人家,聂有三百三十余户。

该水井今仍坐落在村中,20余米,井下内空有30多个平米,且常年不枯,是村里主要饮水之源。它哺育着二十多代子孙,见证着本村历代繁荣兴衰。至今已有七百来年的历史。

白马将军

 

白马将军碑

白马忠魂万古芳

西北处有座山岭,名叫椅子岭,地势陡峭瞭望鄱阳湖的高点之一在山的正中央有块石碑,上刻“白马将军神位”六个显赫大字。相传,他是伪汉陈友谅手下的一员大将,因为忠诚爱民、体恤百姓而倍受十里八乡村民的敬奉,至今香火旺燃。目睹这块石碑,历史仿佛又回到了元末至正年间朱元璋与陈友谅大战鄱阳湖时的古战场,并重温着一段悲壮而传奇的历史故事。

据史:至正二十三年(1363)四月,伪汉陈友谅亲率60万大军,家属百官倾巢出动,楼船百余艘,趁朱元璋离开应天府援救安丰之机百道并进,攻打洪都,未克。同年八月,在朱元璋亲率20万驰援,在鄱阳湖康郎山与陈友谅相遇两军展开了一场嘶杀。陈友谅战船连锁为阵,大兵压境。朱元璋被于应对。在临近大败之际,忽然刮起了一场东北风,朱元璋采用火攻反败为胜。根据军师刘伯温的意见,朱元璋撤离康郎山,封锁了湖口,截断了陈友谅的归路粮草供给,使陈军一时陷入了困境。同年八月二十二日,陈友谅率军冒死突围,被射中,一命呜呼。群龙无首,陈军顿时土崩瓦解,朱元璋乘胜追击,一举歼灭陈友谅,这就是惊天动地的鄱阳湖大战。

就在至正二十三年四月陈友谅亲率大军攻打洪都时,因“家属百官倾巢出动”,其家室妻小由白马将军负责保驾,在芦田孤山一带安营扎寨。

孤山一带地理环境优越,曾有“龙脉”之说。陈友谅独钟情于这一带山水,并萌生在此就地打造金銮宝殿的念头,以建百世基业。怎奈康郎山一战梦断黄粱而成为了泡影。民间传说,距孤山西四华里处有座高峰殿,“九龙戏珠”之地,当时其妻室居住距孤山北三华里处有片茂密竹林,名为竹院里是屯兵养马的理想之;在孤山西南一带是一片广的芦苇荡地势低洼平坦,土地肥沃。白马将军曾在此驻军,屯田打粮。那年风调雨顺,种子撤到哪里,粮食就丰收到哪里。现在的饶丰镇铁路分场“库里”“金斗”,就是因为当时粮食囤积金银储存而命名白马将军骁勇善战,擅长于排兵布阵,军纪严明,视百姓如衣食父母从不冒犯,得百姓的尊重和爱戴。

陈友谅战死,朱军乘胜追击直捣金銮殿所向披穈。白马将军闻讯前来保驾,行至椅子岭获悉陈友谅战死在鄱阳湖,陈妻亦葬身于芦苇荡的消息后,他倒地跪拜失声痛哭,自责保驾来迟有负望,拔剑自刎。为了祭祀白马将军,数百年来十里八乡的村民争相为他雕刻容像,并椅子岭竖起了一块石碑,把作为神来供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