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鄱阳新闻 >> 鄱湖文化 >> 正文

流浪犬(微型小说)

来源:    2019/3/23 10:17:57     作者:何爱华     浏览次数:0

  主人叫我“王子”,是一只流淌着高贵血统的萨摩耶,浑身洁白,没有一根杂毛,美丽得就像寒冬的雪、如同天边飘逸的一朵白云。

    我家的男主人很忙,我一年也难得见上几次,整天是文山会海、视察考查、以至于他的威严和尊贵,在我的脑海里都渐渐地模糊了起来。

主人家金壁辉煌、常常门庭若市,女主人整天应接不暇。每当高朋满座时,我都安逸的依偎在主人的怀里,饱尝着客人的赞美和爱抚,尽情享受着那份惬意和飘飘然的感觉。

    客人中我特喜欢乐阿姨。她每次来访时,都不停地抚摸着我,温柔地轻声呼喊着我的名字“小王子,漂亮的帅哥,过来让阿姨抱抱”,她雍容华贵,保养得体,一双玉脂般细嫩的手温暖柔情,依偎在她丰满的胸怀,闻着她体内散发出的淡淡的高雅的气息,我深深地陶醉。

    我最讨厌贾局长了,他每次到来,便双手把我高高举起,不停的在半空中摇晃,还拼命地亲吻着我,他那粗密的胡须拂过我的脸膛,扎得我剌痒生痛,“小王子,快亲亲贾叔叔”,满嘴的酒气,薰得我是头昏脑涨。我拼命地抵挡着,每每这时他都会不失时机地掏出一包包我喜欢的零食送到我的嘴边,轻声细气地哄着我,我不高兴,他誓不罢休。


    忽然有一天,主人家来了一帮人,告诉女主人,我家男主人被“双规”了,要她去配合调查。女主人被带走了。我茫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几天过去了,以前喧嚣热闹、人来人往的家,只剩下孤独的我。夜风吹动着窗帘悽悽的摆动,一缕惨淡的月光,从窗帘摇晃的缝隙间透过,黑影婆娑。

  我何曾经历过这等孤独失落的生活,冷清、空虚交织着,又饥又渴的我如坠深渊,为了活命我无奈离开了家,在街上流浪了起来。

  一天,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车上下来,那不是乐阿姨吗!我仿佛看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狂喜地奔跑过去,悲怜地依偎在阿姨的脚下,满心欢喜从此再也不会流落街头了。“卟”的一声,沉闷而悦耳,我挨了重重的一脚,那尖硬的皮鞋,踢在我的胸口,心头针刺般的痛!我茫然而痛苦的抬起头来,疑望着乐阿姨,“阿姨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你的帅哥小王子呀”心中百思不解!阿姨一双怒视的眼睛闪着寒气,那雍容华贵的脸扭曲得有点恐怖,她一扫往日的温情和妩媚,狰狞的面孔让我不寒而栗!那双纤纤的像白玉般的手将车门拼命一关,冷酷而绝情地扬长而去。

    走投无路时,我想到了那个平时特别讨厌的贾叔叔。我硬着头皮找到了他的单位。贾叔叔端坐在老板椅上,正在闭目沉思,我轻轻地怯生生的“汪汪”,贾叔叔发现了我,慢慢睁开双眼,缓缓站起走了过来,他显然认出了我,我惬意的微微闭上眼睛,准备承受叔叔以往的亲昵和那满嘴的酒气,“给我滚出去”一声怒吼,震耳欲聋,我惊恐地睁开双眼,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一片混沌,一个陌生的世界。


    我惺惺地回到了大街上,继续流浪的生活。

  我徘徊在喧嚣的都市间,饥渴交困地挣扎了几天,猛然眼前一黑,倒在了川流不息的人流车海,灵魂像一片枯黄的叶,揉捏旋转,随着风儿慢慢飘零。

   “你怎么了,快醒醒”,一个焦急而温情的声音,在我耳边不停的呼唤!灵魂慢慢回归了骨瘦如柴的躯体,我艰难地微睁双眼,一只土生土长的“黄毛”,惊慌地围着我团团转,他心急如焚。他很“土”,出身低微,没有品味,每遇便心生厌恶,是我以前从不正眼看的那一类。 

    我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饿”,“黄毛”转身飞奔而去,一小会叼来一大块面包,我狼吞虎咽地吞咽起来,“别急,别噎着”,“黄毛”一付大大例例的样子,眼里却散发着友好的光芒。这块平时我看都不看一眼的面包,此刻还没等尝到味道,就全吞进了我的肚子。

   “你怎么饿成了这样,遍体鳞伤、骨瘦如柴”,“黄毛”关切地问。我想起了昔日灯红酒绿时、歌舞升平里,人们的阿谀奉承和百般怜爱!回味主人温暖的怀抱和衣食无忧的生活!想到如今独自徘徊,饥寒交迫的苦难,满腹辛酸委屈,止不住泪如泉涌。

   “你叫什么名字”,“主人叫我王子”我含着泪梗咽着说。“黄毛”眼里闪过一丝怜惜的光,嘴角露出了一种不易察觉的微笑,他轻声低咕着“落毛的凤凰不如鸡”,他关切地说:“你要适应形势、振作起来,要学会自己生活”。

    ……

    我和“黄毛”成了好朋友。他乐观、勤奋、老于世故。


    夜深人静,我们依偎着。他给我讲着我从未听过的故事,还不厌其烦地听我诉说着我的遭遇和困惑:“人们总是赞美情义,弘扬友谊,可他们的脸怎么变得比春天的天气还要快…唉”,“世态炎凉、世风不古啊”“黄毛”义愤填膺的说:“你太天真了,那些伪君子的伪善你也当真?他们喜欢的不是你……是你背后的…”“黄毛”似乎看出了我内心的悲哀,欲言又止,我一脸的茫然!“黄毛”突然话锋一转:“我们不聊这些无聊的话题了,当务之急,你要学会生存的本领,要能自食其力”我自懂非懂地点点头。“黄毛”得意地说:“狗有狗道,以前,我专门在大宾馆、政府食堂溜达,那里每天是豪宴不断,山珍海味应有尽有,丰盛的食物可是享用不尽”,“真的”?我的食欲在冲动,“现在不行了,自从有了个规定,形势风云突变”,我失望而无奈地咽下了泛起的欲望,“黄毛”神秘地告诉我:“要想活得好,不能墨守成规,要与时俱进”,我如坠云雾。“ 黄毛”见我楞头楞脑,说现在正是时候,我带你见识见识。“黄毛”带我穿街过巷,来到一处偏僻的寓所,这里古木参天,绿荫掩映,与远处的繁华形成鲜明的反差-----××会所。“黄毛”狡黠的看着我,别看这里其貌不扬,里面可是别有洞天,一些达官显贵、社会名流常常汇聚于此,这里真正是一处世外桃园。

    正在我目瞪口呆时,悄无声息地驶进来一辆小车。

    那薄薄的窗帘里,一对男女相互依偎的身影,若隐若现,多么熟悉的身影啊!那不是乐阿姨和贾局长吗?我惊愕地呆立着,拼命地揉了揉肿胀的双眼。不一会,会所的一个僻静的房间,便传来了阵阵震耳的暧昧!我仿佛闻到了那满嘴的酒气、看到了一张扭曲的雍容华贵的脸!我浑身的毛发根根竖起,他们不是两口子,怎么会…?“黄毛”狡黠地笑着,这有什么稀奇的,他们可是这里的常客了,我司空见惯了。


  我纳闷,他们白天高贵正统,黑夜里……!      

  人事太繁杂,光怪陆离!不是我辈所能理解的!

  我无语,默默地跟着“黄毛”悄悄地离开了会所。黑暗的林荫道上,我突发奇想,如果有一天我的主人荣归故里,他们对我是否有如从前?

  浓重的夜幕里,几只身体硕大的老鼠,挺着圆圆的肚皮,扭动着身躯、兴高采烈地从会所餐厅的方向跑来,猛然发现我和“黄毛”,“唆”的飞速地窜进了路边的下水道,留下一阵惊恐的“吱吱”声,我吓了一跳,恍惚的神智又回到了现实,一个灯红酒绿的都市夜晚。

  我茫然不知所措,“黄毛”用尾巴轻轻地拍了拍我:“怎么了,你还想狗拿耗子呀?”我苦笑了一下,猛烈地抖了抖身体,仿佛要抖落满身的无奈!随即又和“黄毛”肩并着肩,继续着自己的流浪生涯!(图片来源网络)

热门资讯

+更多

资讯排行

+更多
鄱阳一中赋(骈文)
圣贤毕至,掌故一中。县城东隅有一湖,得名久矣曰东湖;东湖之东荐福山,山中有寺亦有碑。荐福寺,鄱阳千古名刹;荐福碑,大唐名家落毫。欧阳询,文物丛中遗墨宝;…[详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作风问题举报  投诉举报  联系我们  付款方式  保护隐私权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投稿方式  版权声明  关于我们

中共鄱阳县委宣传部 中共鄱阳县委外宣办 鄱阳县政府新闻办 主办
电话: 0793-6273333 县委新闻报道组投稿邮箱:2972415082@qq.com
广告热线:彭正波 13698019783
技术支持: QQ:鄱阳在线网友群 鄱阳在线 版权所有

鄱阳在线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93-6273333 举报邮箱:news@pychina.com

网站备案:赣ICP备10004354号